柯P是台灣民主深化必要過渡的難關:防疫日記

K黨對我一直都是過去的代表,特權封建文化傲慢種族歧視,但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樂觀,覺得它是正在萎縮不合時宜的舊東西,只要小心不被他滅頂前拉任何東西一起下水陪葬的本能拉扯,時間一過自然就會在新生的台灣地平面上消失。

但柯P對我來講有更深的警戒與無奈,他的言談裡充滿了虛偽的「現代」詞彙:數據、理性、戰略、流程、進步、管理、中立、國際、科學、白色、超越藍綠、不染政治、六親不認、專業、不感情用事、標準作業、…. 完全迎合在戒嚴體制下形式主義教條教育長大,因此對上述這些被漂白清洗過、變得口號化的扁平「詞彙」(甚至還不是概念,最近防疫露餡哪一點科學專業?)完全沒有抵抗力的一整代台灣代工經濟下「自認清流」的中堅。

這個從「後戒嚴」一下子跳到「後現代」適應不良的奇怪世代,精神腸胃的消化能力在戒嚴時期打造,又被迫要接受解嚴後各種環境/性別/國族/生態….鋪天蓋地爆炸衝突資訊的無法吸收處理、他們的成長期經歷了台灣經濟低迷與中國經濟的崛起,於是產生一種弔詭地跟人本教育推廣背道而馳、羨慕狼性、價值虛無的新現實主義。他們當中一些以專業理性科學(上面列的所有柯P「代表」的好字眼)維持潔癖世界觀的白澈與自我感覺乾淨良好的「新興的保守中產」於焉向著善於政治表演的柯P服膺了自己的認同,投射找到了安慰。

從沒有辦法區辨抵抗「柯式脱線詭論」的陷阱,我看到了台灣過去填鴨式黨國教育刻板缺乏獨立思考的遺緒,表面上看起來是解嚴後很有個性自由的新世代,其實只是從封建傳統換到貌似現代的同樣一套空洞的裝飾語言:

「沒有當年鎮壓帶來的安定,怎麼會有孫運璿那些優秀科技官僚帶領下(我無緣錯過了)的台灣經濟發展黃金時代!」

當中年紀稍長的一些人這麼相信,於是從服從領袖黨國權威的無上秩序,蒼白無知地無縫接軌柯P的技術官僚形象,毫無抵抗力地轉而擁抱了以「科學專業」為名冷血的科學權威管理。這些信徒骨子裏在我看來還是「她國際所以信她的我也國際」,「他專業所以信他的我也專業」的個人崇拜,以及內在與對專業權威毫無平等對話能力的萎弱體質。

天佑台灣,不要讓「新白色恐怖」拉垮了台灣好不容易默默踏實、團結防疫一年多的成果,讓我們有機會在疫情過後痛定思痛好好為台灣長治久安的人文教育打好基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