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懂音樂!」

留法的音樂學教授老友帶著法國人社會學博士老公來台北找我,早有耳聞但這是我第一次見著皮耶本人,「是Bourdieu的Pierre!」她這樣介紹後,我們也忙不迭確認了彼此都不那麼喜歡那個法國社會學者。

她的老師(曾是Latour同事)的Antonie Hennion我欣賞多了,當年我也是因為「Hennion的學生」才特別注意到她,真的很精彩的文化社會學者!

7年多不見,我們整整聊了快3個小時才結束,最近好像在開「憂鬱學者相談所」,但她這次見面一點都沒有之前身陷學院風暴的憂鬱,快樂開朗,是前樂團吉他手該有、我最初認識她的瀟灑樣子。

她們各自選了張CD送我當見面禮,好溫暖古典的招呼動作,據說兩人還在唱片行小爭執,多麼慎重啊,這樣對待作為禮物的音樂!印象中的她總是會在跟我推薦樂曲時說明一番「你一定會喜歡」的理由,這次自然也不意外,我也總有彷彿走入命相館般的驚訝,每一件她有感的事、那個時刻的你,你那時的內在情緒感性,對她總是有一首搭配抒情的音樂浮現,果然是音樂人,令人羨慕的內在世界~

我每次都習慣性的回答:「謝謝,但音樂我不懂…」,但這次,她把話說在前面,而且事先跟老公說好一定要阻止我再說出口,「Jerry你明明懂音樂,不要再說妳不懂!」她說的不是樂理,而是像聽到對味的音樂會不自覺笑、不經意落淚,或者書寫時會數拍子,讓長短造句接續讀起來有流暢的韻律,這類的共鳴事。

我聽了,答應她不再說自己不懂(不過到底有多少人是這樣定義音樂的?),真是可愛的費心堅持啊。這我沒有問題,就像我也答應過另一位朋友不要再說自己是「無神論者」,畢竟「Jerry你宗教性很強啊!」也是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