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小動物與物的慰藉

我是非常敏感的小動物。

年幼時的創傷隨時會在很小沒有察覺的地方回來突襲撕破你。

從小我就用各種的方式逃啊逃啊,避開各種捕獲奪走我喘息機會的框架。我對世界有熱情,對人群有恐怖,世間打滾就要忍受許多做態形式與虛偽,我的生存之道就是空出大量一個人的時空區塊leave myself alone,一個人(being alone)對我就是治療的時刻。

當然如果在遠離平地的高山荒原,或者都市無人知曉的咖啡館最深角落….自然更好。

物件對我是忠實的夥伴,一個鍵盤、一本筆記、一臺相機… 對我都是慰藉,它們都是邀約,相處從不無聊、耐心等著我,不擺架子,更不會傷害我。我在他們面前很能做自己,逢到人,我總要一直留意自己別白目發作,每次轉身背對都是一次後臺的喘息。

三天前,為了Febie一句無心的話,我瞬間崩潰,然後是連續三天的失眠,本週一二的課,我必須控制眼睛的畏光,心跳喘息與嘔吐感,然後不要失控爆發情緒,順利上完課,同學大概沒有察覺任何異處,而且我還把「書稿」又做了修改潤飾得確實更好。

今天一天我一個人邊打盹邊過我的「民藝日」,剛剛算算寫了2500字,而且還可以繼續寫個2500字,不騙你,這麼糟的身體狀況,真是奇蹟,因為一個人一整天,而且物件「好朋友」都在,就這樣而已,my simple life。

9點開始,是我規定自己睡前腦袋淨空的一小時,所以我要專心當廢人,陪兒子看電視,聽音樂,洗澡,聊天,然後好好睡覺。

我很乖,你很好,Peace! lov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