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思考的生活

又來了,11點疲憊中睡,然後2點開始吵我,昨天白天的兩個思考刺激點終於爆發!

一個被Amy Cheng的一番視覺爆滿的報告給點了火,另一個則純屬自燃第N次思考一個老問題,3點終於失控「睡眠中」腦袋又開始自動打字,所有白天想辦法壓抑自己不要思考的頭緒入夜一一打開。最後我放棄掙扎,非常愛睏下,仍舊半夜4點開燈開電腦,把腦子裡的東西用打字倒出來,我估計一直打到7點孩子起床還不能完成。

強烈意識到我學問生活方式的危險性。

沒有一個研究思考的事,有辦法用「置身事外」的姿態「處理」對象,都是奮不顧身的投入。

昨天聽到一位學者像在描述工具盒的小格子一樣地列舉思想,然後說就不知道還可以玩什麼。我心想:這不是你的事嗎?然後下一刻理解了他者的幸福,跟最危險的東西有個保全的距離。

究竟這個年紀的我相信著帶在生活中、廣覽世界的多變領域一致地交涉,可以持續走下去的「那一個」裝備是什麼?習慣這樣想的日常,我知道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內在驅問的靈魔所糾纏。

果然~~ 唉,好了,我要開始借身體給「它」把腦裡吵雜的發聲給寫出來,乩童無誤,直到破曉虛脫它願意放了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