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our先生確診了

原本今天週日的工作進度是要完成Latour一篇疫情文章的翻譯分享,初稿已完成校訂修改到一半,結果一早打開手機就看到已被中國搶先完成,讓一天的開始有一點點沮喪。

不是因為白做工,而是鑑於之前中國駐法使館大外宣的爭議,Latour原本「Where to Land after the Pandemic」往實作平台開展的發言,在這次中文版發表時意外地移接到了中國駐法使館收攏法國文化思想界的新平台(「法蘭西回聲」),並且充當開路的首發。

這個時機、在這個hyperlink文脈中的de tour有怎樣轉譯的效果,想起來讓我不免有些不爽,小小的murmur啦。我跟夥伴做的翻譯工作並不會浪費,雖然我人單勢孤在DxS獨行,但計畫再迷你也從不自我貶抑(不然也不會離開中研院搞個體戶的手工藝),這只是個小插曲,原本延續想做的下一步還是會繼續執行下去。

對了,Latour感染了武漢肺炎,目前正在居家隔離,可能為了方便生活管理,影片中的他剃了短髮,面容看起來消瘦不少,他也表達了經歷這個病痛的折磨,小粉絲希望他可以快快復原健康。

取消原訂計畫後,我今天給自己排的功課是閱讀很久沒碰的Graham Harman,晚些如果有空會在DxS Lab那邊寫點我對OOO的一些心得,台灣容受OOO的狀態非常模糊,我甚至懷疑Harman有影響力?或許聊聊目前為止處理這一塊的心得,可以給默默對OOO有興趣的朋友一點借鑑,當負面教材也不錯,哈哈。

#我小心眼,不想share幫中國駐法大使館推人氣,各位自行google囉,關鍵字都有給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