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的熱情消退?教學的自省

週六在研究室備課,看到電腦檔案夾裡2015年SCID大學部二年級的學生報告,一排熟悉的名字列在上面。那時『設計個案分析』這門課才開始逐堂開發,不像2020的現在經過幾年研磨已經非常成熟,每一週契合到如榫卯結構結實有力。我那時有夠菜鳥,幾十人的兩小時課還要學生弄作業一一上台報告,總之對我這設計學院的社會學老師來講是每週都在從教訓中了悟學習的青澀階段。

一直都以為我跟大學部學生距離遙遠,我很少跨過大直街到設計大樓,甚至因為剛到時的一些衝突,到現在還是刻意跟學生保持距離。但好奇怪,我想我誤解了自己,看這清單上的名字,每個人的臉龐、甚至畢製作品都歷歷在目!或許,因為這是『我們』一起走到畢業(我從大二才開始有大學部課)的『第一胎』吧?

想起來研究所也是,今年研究室送走的三個碩士畢業生,是從研一進來就跟我『一起長大』,陪我經歷許多菜鳥老師刻骨銘心往事的『第一胎』!但想到這裡,竟跑出一股莫名的愧疚感,覺得對『老二』、『老三』好像越來越不夠盡心、不再像『生老大時』那樣在乎,現在的我幾乎一下課就馬上收心忙起自己的『事業』。

不要誤會,我可沒有第二胎當豬養,學生上課時因為教材的『熟成』收穫應該較多,課堂時因為表演技法上身比較精彩,總之,所謂熄火的熱情恐怕只是無關實際的自責感覺吧?我該覺得內疚,然後好好振作嗎?還是教學人生,春夏秋冬四季如斯,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或者,我在想,只是越來越清楚了學校教育的限制,不會再多放無謂的情感消耗,對成熟多了的自己應該引以為傲?

一排熟悉的名字:老師也想要畢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