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等待台灣登場:超越左右的歷史性

台灣這個國家非常有意思,不只是在國際政治經濟的層次上,而且是在國際思潮動向或說戰後意識形態的基本分裂上,有個潛在的正面角色等待我們的歷史性登場!

從小地方就可以看出這個契機的端倪,就拿最近幾乎同時發生的兩件事來看好了:網路上瘋傳Fox News主播Tucker Carlso罵譚德賽,就有自認有國際視野的台灣人說台灣這些笨蛋竟然支持這個極右;然後一些愛國者集資要在New York Times上登廣告,就有again自認有國際視野的前外電報導「翻譯員」說台灣這些笨蛋竟然不知道New York Times是「親中」不得了的左媒(??啊,我究竟是讀到什麼?)。東西都是一體兩面,你看到的是台灣好像左右為難的尷尬無奈,我看到的是左右逢源的創造性契機。

先不要說把別人當笨蛋、自己卻在鬼扯的好笑姿態,這個左/右的divide(Liberal但親中,conservative但抗中)本來就是個戰後延續到現在,早晚會出問題的框架,台灣夾在中間是尷尬,但是,台灣人要有自信啊,我們這個「異例」就是個試金石,我們的存在就是一個意識形態開始說不通、自由主義/保守主義迫切需要論述重組的契機,而且這次全球的pandemic就是個舊秩序的「破口」。

當世界各國必須透過面對「台灣」這個「尷尬的異例」而摸索在「後武漢肺炎」的新秩序中優雅轉身站穩「歷史性」時,我們自己更是需要拋開自卑,或過去以來挾洋自重的智識怠惰,學習如何更靈活地乘機調整「訴說台灣自己」的敘事。

Taiwan不只can help,還應該有自信help ourselves,用新語言為自己在new world order中找到道德制高點的論述新定位。

#到目前為止最平衡最準確最有發展性的反駁來自總統府:「台灣向來反對任何形式的歧視,我們長年被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比誰都知道被歧視和孤立是什麼滋味。」這是很好的開始,普世價值而且很對liberal胃口!

#我一直想到日本的右讀賣與左朝日,也是意識形態切割不準了。只要繼續處在永遠的「戰後」就不免尷尬,應該尷尬的不是台灣,民主自由多元化後的台灣只是存在,就會在舊秩序的「破口」處對世界提問,在他們對台灣這個「異例」的正面理解中等著「出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