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武漢病毒」

急著擺出憂心忡忡的姿態把「武漢病毒」的稱呼當成一種歧視的人,可不可以告訴我,基於這套理論有可能對「歧視」認定做出不實的反駁嗎?不可能!這是個糟透的「不可否證」的破敗理論,但太容易套用了,就像當年的功能論一樣,人人都可以幾乎反射性地「上手」,所以變成快無可救藥的病情氾濫。

而且用的大部分人不管是基於「人道主義」的自戀,或是理論反身性不足的腦X,硬是用一種偽裝的經驗主義naive地到處做糾察隊。他們對於自己「正在使用理論」沒有基本的自覺,道德的對錯還在其次(多讀幾本書的人對於這些判斷並不因此高人),但自我批判的覺察卻是任何自戀或自詡為「知識份子」的人先要做的功課。在我看來,正是在此過度濫情卻包裝以幾乎「自明」正義的「區別歧視論」顯示出讀書人的懶惰失職與錯誤示範。

#我呼籲停止歧視中壢,「中壢事件」應該正名為ELECVIO-77。MERS是在欺負中東人製造伊斯蘭歧視嗎?X_X

#所有的事情都在某個place開始發生,不管我們是要理解真實或記得教訓,都該學著「從前從前」由起點開始,貼緊地面一步步串連往前展開「說完整的故事」。

#我不是知識份子,我是badass的變種老文青,哈哈。

#今天下午花了四小時讀一本被過度吹捧、害我腦筋內傷的爛書,脾氣不好,抱歉。

#我不否認歧視的存在,包括「歧視別人歧視的歧視」,是它讓「歧視」變成無所不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