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後,同樣的位子

「日本連日酷寒,今天終於迎來溫煦的陽光,我在東京上野公園的咖啡店開啟專欄的第一篇文章。…」

兩年前的二月號《La Vie》民藝專欄第一篇「穿越時代的柳宗悅民藝熱潮」從這段話開始了兩年的寫作。今天我又回到一樣的位子,Kaya與Febie同樣又攜手一起看展,我一個人在此點了咖啡與點心,打開筆電為連日的旅遊收心,熱身開始一個人的寫作計畫。

兩年間許多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一時間很難清楚表達的刺激成長,身體因操勞而崩潰又復原,但戲劇開展之外,兩年前此刻開始的寫作計畫到現在都沒有變化,我一直都還在兩年前坐在此處打點的規劃路徑上。

寫作的過程有許多辛苦,我不是天生善於寫作的料,不過這時回頭看,變之中有著不變的基調,我學到了一件事,寫作也是個穩定人生的力量,是全然自己可以掌握的重要事。

2020, 台灣贏在111的起跑線上,年輕人的覺醒意味著棒子已經傳遞到他/她們手上,未來在他們的手上,接下來只剩我該對自己負責的事了,繼續又一輪的寫作吧!我已無所牽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