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閱讀的三層懸置

影像閱讀是非常好的思維鍛鍊,「把影像當成事實」(眼見為實)的謬誤應該是數位時代人熟知的常識,但影像的魅力也就在於它誘發人們「毫無懸念」肆意詮釋啊!

影像閱讀作為思維鍛鍊的弔詭之處也就在此,Don’t think, just look! 覺察多餘、附加的「思維進行式」,「反詮釋」於焉成了影像閱讀作為絕佳思維鍛鍊的起點!

從一張照片開始學習Just look!試著走過三個層次的「懸置」(Suspension)。

第一層是「現象學的懸置」,試著「只用肉眼」對只有在照片中出現的東西做10句以上的描述(以下三層的後續思維操作省略)。

第二層是「畫面框架的懸置」,Frame是個「思維地」從局部掌握(不存在影像的)整體的「把手」,把框架的內外切割懸置起來,同時也點醒Frame(框架)後方按下快門ghost manipulator (操作相機的幽靈)「曾經在場」。

第三層是對閱讀影像時「進行中的跨文本連結的懸置」,先阻止你身體的當下媒體時代感進入,所有的懸置都是一番備料,都是在為「接下來」冒著風險的影像閱讀詮釋樹立手順的基礎。

影像是「事情曾經發生」的線索證據,但影像證據「證明了什麼?」的意義未明,它永遠是不充分的證據(甚至有可能偽作就是曾經發生的事),不可能在框架之內尋得!

弔詭的是,把影像直接當成「那個/這個事情發生過」的證據通常發生的只是觀影者的過度詮釋,在影像的魅力前進行懸置是絕對掃興的anti-climax(反高潮),但你要嚐到「思維影像」的魅力就只能從這「反詮釋」的思維起點開始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