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本書:跟尼采一起登山

「阿爾卑斯山」的圖片搜尋結果

登山背包與裝備已經備齊,雖然外面下著大雨,明天一早6點前就會出發前往奇萊,明晚此時如果沒有被大雨打敗,我會在後天上攻奇萊主峰的前進基地成功山莊紮營過夜,如果照計畫登高攀頂走過主峰與北峰之間傳說中的高山草原,預計週日回到地面。這個時候或許挺適合介紹一本最近正在讀的書John Kaag的新書《Hiking with Nietzsche: On Becoming Who You Are》(跟尼采一起登山:成為真實的你)中文書名我的翻譯能力有限,參考就好。

尼采跟現代哲學/社會學的發展有著密切卻常被忽略的關係,傅科、奇美爾、海德格、拉圖… 許多我心儀的學者都受到他的影響,但理解尼采並不容易,John Kaag發現一個理解他的思想最恰當的方式,起身跟著尼采的腳步走入瑞士意大利邊界的阿爾卑斯山區,在一步步趨近山的路途上體會尼采的肉身掙扎與精神蛻變。事實上,這正是Kagg本人做過的事,而且還是兩次,19歲那年他的哲學老師給了他一個裝了3000美元的信封,要他不要繼續閉關斗室苦思抽象的思想辯證,「去!去瑞士,去走一趟尼采走過的路!」然後是他37歲那年已經成家有了小孩,碰到中年危機的接近,帶著一家三口重登舊路。

尼采出版了《悲劇的誕生》後成為一位學院的異端,他沈思之後決定放棄努力融入羊群的重複日常、主動選擇離開從Basel前進Slugen,從那裡走入山野踏歧路,體會世界成為自己。這本書讓人讀起來欲罷不能,交織著尼采的行思與作者的人生體會,青年的、中年的Nietzsche與Kaag不斷地沿著山路對話辯證,一個精彩等身大的尼采於焉誕生,跟我這位山友,一位青春遠去年輕時的衝撞血氣已無,但仍舊夢想著再做一些「或許還有可能的事」,天天談著JFK家庭瑣事的中年社會學家交心。

John Kaag的前一本書是《American Philosophy: a Love Story》,聽到美國哲學,你應該就知道他跟我一樣是一個「實用主義者」,這個契合讓這個跟著尼采一起的登山閱讀充滿了好友重逢的喜悅,而且還是中年的Nietzche, Kaag, Jerry一起回首凝視青春,低頭檢視當下,帶著混雜著成熟的熱情望向未來,回首來時的足跡,體會中年的喘息,朝那不可企及的高山看去,暢快地結識、會心地交流。

契合的地方不只於此,還有從Kaag的山友尼采口中透露出跟(是的,我又要說一次了)民藝所處恆久緊張的內在關係。

不斷重複的日常中有可能出現「美學的自我」?還是那是他/她(薛西弗斯們)的徒勞悲劇?中年男子脫離學術體制的奮力一搏究竟會等到什麼?如果「失敗」,那是怎樣意義的失敗?如果「成功」,那會不會反而象徵了最終的屈服?還是,男人一生最後的一場花火迎的只是終於超越了「成功/失敗」的一瞬美感!

答案,尼采應該會說:「只有靠近山的人才知道」,所以,我該停筆,準備明天與奇萊(失敗三次後)的第四次約會!

好吧,引一段書扉頁的話收尾:

Most Men, the herd, have never tasted solitude. They leave father and mother, but only to crawl to a wife and quietly succumb to new warmth and new ties. They are never alone, they never commune with themselves.

大多數的男人,那些獸群,從來沒有嚐過獨處。他們離開了父親與母親,但只是接著爬向太太,默默地屈服於新的溫暖與新的關係。他們從未落單,從未跟自己傾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