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領導」的缺席

幾天前我在一串FB討論的留言中寫了這段感想:

“台灣過去兩年是「政治領導」political leadership幾乎不存在的奇怪階段,總統不能用社會多元意見來逃避領導責任,好像國家重大的決斷都可以置身事外,讓社會自己去拼鬥好,她再來執行。”

這兩天有人疼心,列舉了許多蔡總統兩年內推動的改革,說她都做了,替她的被冤枉感到不平。蔡總統在短短兩年內推動許多改革,這點我必須承認,大家也都看到了,但這是名目上的,而不是實質的過程,我們這兩年確實無日不活在蔡總統發動的改革當中,不需列舉,大家都有體感。

這讓我想到這一年過世的兩位親友,改革就像是為病患開刀,開刀的前提當然是病人有病,這點毫無疑問。但是要在病體上動刀,就必然要去翻動病灶,動刀本身也是在增加體力的負擔,連帶併發症狀甚至可能因此而起。所以,重點不是病人死了後只用:「她有開刀,而且還開了很多刀!」來肯定大夫沒有過失。

重點是:這些開刀的計畫與籌備有沒有周詳,開與不開的範圍與底線有沒有覺悟,執行過程有沒有縝密,團隊的默契演練、執行步驟的先後與配速有沒有估量,病人術前術後的身心修復與抵抗力回復有沒有增強補充與體貼照顧?

毅志與泉源,我痛心婉惜失去,都是熱情幹勁十足值得尊敬懷念的親友,也都是在手術後的樂觀中,毫無預期地逆轉進入昏迷,病灶反而在術後迅速擴散,然後快速一舉擊垮「改革的身體」,最後在自己與周遭人都措手不及中過世。坦白說,我覺得台灣現在大約是從總統選後的改革熱情,進入術後昏迷的階段,台灣是個年輕的民主國家,我們不該讓它徒留「英年早逝」的遺憾啊!

我說的政治領導,是身為總統,身為大統領,在改革中的領導 (leadership)。「總統」是個大位,這大位有個社會中任何人,包括政黨領袖,都無法取代的資源,這個資源看起來飄渺卻可以無比強大,那就是「代表」,是國家總體「團結」與「意志」的象徵代表,它可以讓社會在改革中持續凝聚團結,它可以讓社會在紛亂中堅持往進步走的意志。

如果說網路流言與民粹主義是改革過程中長出擴散的病毒癌細胞,那麼政治領導清晰堅定的存在,勇敢持續地從「大統領」的制高點跟社會各界直接開朗地溝通,就是最重要不可或缺的對治力量。

台灣術後昏迷、臥病在床,請大家小心呵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