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一個錯過的夢

最近一直想起2006年的那一晚。

詹偉雄帶我到內湖學學正在大興土木裝潢的高樓頂,看著腳下夜空中閃動光芒的台北城,他再度跟我談起他如何想要拿學學當槓桿,默默掀起一場小文革的藍圖,他給我看了一些思考參照的國外範本,給我估算營運模式上的財務計畫,我們談了台灣即將面對的轉型挑戰,人文社會高級人才的瓶頸與出路,創新出版模式的可能….。

然後他熱情地刺激我離開學院中的學院:

你真的可以從那種學院框架中看到希望?到社會裡來吧,來一起幹活吧!

我看了那組織圖裡的研究部門,聽他跟我解釋「研究」將如何在他構想的學學文創夢中跟行銷、出版、教學、策展搭配的想法,同時想著在中研院工作面對的沈悶困境,孤單、誤解與不甘,心底其實已被他說服、默默打定了主意。

但那時我學習日語到一階段,拿到日方的財力支持,正準備要到日本蹲點在靠近現場的地方全面關照思考「設計」的社會位置與可能性。我跟他說,給我一年時間,我這一趟不去一定會後悔,然後笑著說,到時候你如果還在搞這,我就加入!

後來發生許多天不從人願的事,我的眼睛與腰椎因為在日本密集工作的過勞而崩壞,他那時的身體其實糟透(在跟我說話的那下午幾乎煙不離手)後來也果然出事,然後我看到的學學走了完全不是他跟我勾勒的那個圖像與方向,那2006的一場大夢就跟著如煙消散。最近,我經常觸景生情,想到那個美麗動人的築夢時刻。

十年過後,現在的我已經老了,雖然總算奮力一搏在還來得及前離開中央,野放自己找知識生命一個人的出路,但這些年來經歷過許多事情後,也學會寧可用一個人不致自我異化或被制度消耗的方式,在手腳伸出去的範圍內做我心安理得本該做的事,關於支點的念頭已經成了偶而浮起的餘痛,深呼吸一口也就放下。

遺憾與錯過的感懷最近常又燃起,然後2006那天的對話就又被喚起,唉,只能將希望寄放在年輕人身上。

喂,少年A,抓住機會就別放過,儘管死命地往前奔跑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