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折磨的寫作生活

好累好累,連續一直沒停寫一週了吧?

送出La Vie的下一期,對未來民藝寫作非常重要的一篇,之前寫的每一篇都是為了熱身讓這一篇的出現可以不會太唐突,可以接受,或者讓認真一路讀過來的讀者有「恍然大悟」的感受。

這篇承先啟後,也是為接下來的五篇做熱身,搭個平台,要延伸到更關鍵的課題做比較深入的討論,那就已經到2019年初了。然後往下還應該有兩個大波段,行軍到底估計可寫出20篇,專欄每篇1500字,其實都是從大約起碼2500字往回壓縮的結果,這樣算來大約伍萬字,如果夠出本「民藝新書」那我就可以給自己離開中研院第一個交代,那應該是2020年初的事了吧?

週刊花了兩期寫完孔德,第一篇4000字,第二篇6500字。這一期寫涂爾幹,真的也是該分兩期寫,但這樣寫完計畫中的篇幅不就要三年後?想了就想吐。剛剛算算,已經寫了7000多字,上一篇已經夠擠了,明天收尾寫完大約要8000字,這還得了(而且還是我的課程中涂爾幹部分對切一半而已)。

我的這個寫作計畫是想要寫完12位社會學家,從古典一路寫到現代,全部是從我Jerry一個社會學者的角度蠻橫地裁減的布料,希望最後讀者會發現,原來全部接合縫起來是一件Jerry自己的社會學創作、一本社會學的思考回憶錄,一封漫長用一輩子的心意努力寫成的情書,像柳宗悅當年書寫「民藝」一樣,看起來像是尊古回到過去,其實是春蠶吐絲寄情於未來,畢竟,這是從「給未來設計師的社會學入門」長出來的東西啊!

我應該沒有辦法用剩下的一天寫完「巷子口社會學」的稿,因為我馬上就要上山,我不想登山前還用這麼高強度的自我折磨只為準備好將虛弱的自己送上山去做最後的斷頭,那就真的悲劇啦。回到山下再繼續寫吧!?(我看別人寫的巷子口,真的不缺我寫啊,我跟人家湊熱鬧是在幹什麼啦,唉。)

晚安~如果你還沒睡。

人生就這樣,講到最後好像都在還欠自己的債,登山因此必要,你學會放空,將自己歸還更大的東西,重拾更純然的自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