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離的老詹來講「設計與時間」

下週一詹偉雄要來SCID的「設計跨界講座」給個講「設計與時間」,今天早上朋友又在FB上提及「一個人,一個時代」,讓我想到2003年開始被詹拉去「數位時代」寫專欄的往事(「數位時代的古典風」應該是我從第一代部落客跳到紙面寫專欄的第一篇)。

回想起來,我人生好多次重要的轉折都跟詹有些關係。

譬如,他是第一個告訴我繼續待在中研院「不見得」是一件好事的人,事實上,他也是第一個給我「提案」離開中研院跟他一起弄個新事業的人。

後來我準備好了,卻換他abort那個案子,總之,害我「延誤」離開中研究全是他的錯。我的人生不少「時間」真的是被他暗暗「設計」了,哈哈。

我今天回頭看了他當年寫的那篇「一個人,一個時代」的專欄文(後來收到「美學經濟」最後一篇),裡頭寫到「Jerry四十多歲…」,警覺自己已經五十多了,又做了許多當初他文章沒提到的「高難度動作」,連我都始料未及,自己竟是還沒被制伏前的孫悟空般的過動兒,哈哈。

下週一他來,我會帶他去看一個SCID裡的小空間,因為好湊巧,我的人生可能就要從明天起開啟新的一頁,這次要翻轉成什麼樣子一樣無法事先逆料,再來如果寫到「Jerry六十多…」也該是退休的時候。人生講來,一轉眼就玩完了,不過如此,下台一鞠躬時,只希望姿態精彩,無怨無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