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需要研究

台灣的設計產業早晚一定要認真看待「研究」,不然怎麼激發設計師的志氣迎接挑戰,研究的目的不是要指導設計,相反地,在我看來,是要讓設計師聽到跟設計求救清楚具體的訊息。

這重要嗎?當然重要!因為,沒有研究就不可能產生實感的設計挑戰,而沒有挑戰(而不是沒有資源)才是讓真正的人才洩氣甚至久而衰竭創意的危機!!

柳宗悅是個什麼東西都設計不出來的思想家,但他在靠近日常東西的地方(那裡有真正的肉身的「庶民」)觀察然後提出挑戰,讓他身邊的一群創意人日子很難過,精神很折磨,民藝運動是在這些民藝新作家的環繞激盪中長大的、朝向未來的運動。

保留這些精彩的創作者們,然後把那個「提出挑戰的研究者」柳宗悅拿掉,你看不到民藝運動的真正成功,所以,妳說誰才是民藝的主體,不是柳宗悅,不是民藝作家,都不是,民藝是個文化集體的運動體!

同樣的道理,設計運動沒有專門找碴作對、一天到晚被說成「又不會做設計」的「研究者」,永遠就不會是像樣的運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