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設計」給設計的機會

(正書寫的「學術」論文第二節前半,前後文字都刪除了,閱讀困難就不用勉強,未定稿勿引用)

「社會設計」一詞近年來成為熱門話題,雖然台北市「世界設計之都」(World Design Capital)的活動加速攪動,但它絕不僅只是台灣在地的一時熱潮,而是一個全球層次的趨勢或運動應毋庸置疑,從WDO開始有許多相關的設計獎項被一一設置、源源不斷關於社會設計的座談與工作坊,以社會設計為名的雜誌專題與書籍的出版,甚至城市再生創新有計畫的治理導入。但究竟什麼是「社會設計」?什麼是這許多設計圈之內之外如雨後春筍繁生的「社會設計」背後的「共同企圖」(如果存在的話)?

關於「社會設計」,最常見的說法是「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的」的設計,它對內呼應了「設計在解決問題」這種設計圈內的主流看法,對外也反映了社會轉向設計尋求公共問題解決的需求,無怪乎頗為風行。但所謂「社會問題」其實並未如字面般那麼單純易解,有趣的是正因為設計在社會問題的解決上晚到(late-comer),它在順著自己的設計感性直覺提出「解決提案」時,經常帶著一種要社會「重新界定問題的」煽動者(agitator)角色而不自知(別誤會我,我非常歡迎設計成為「問題製造者」)。我指的還不是那種帶著學院吊袋味的「批判設計」,而是簡單如「變電箱美化」這種溫和的設計提案。images

另外一個「社會設計」的表達強調「貢獻於社會目的的設計」(design for social purpose)不止於解決負面社會問題,而是單純將設計應用到商業領域之外。但「社會目的」的內涵至為模糊,商學院知識範圍內反思滋長出來的「社會企業」以商業模式達到公益目的,因此也常被稱為「社會設計」,畢竟「設計」是個含混的日常用語,而「社會目的」沒規定一定要用哪一種手法。

沒有人能夠阻止「社會設計」被用來描述怎樣的社會改善活動,正如陳東升將婦女運動詮釋成也是「一種形式的社會設計」,一定程度上我們應該歡迎這樣的聯合戰線。唯一但也是重要的問題是,這樣一來也就模糊了「社會設計」跟設計專業內在對話的關係,而這可能藏著熱心社會改革者挪用(appropriate)「社會設計」時得不償失的隱形代價─失去了從設計圈演化加入生力軍的契機。

另外一個從「社會」的概念歧異中長出來的版本是「為其他90%的人而設計」(Design for the Other 90%),這裡的「社會」暗示一樣歷史悠久,是某種將「社會」對比到政治經濟上層菁英的階級區分。這在素有社會民主背景的歐洲尤其造成某些設計師的猶豫,Ezio Manzini正是為避開這些額外的溝通雜音而又要有別於「社會企業」而避開「社會設計」選擇了「社會創新的設計」(design for social innovation)的表達。

Manzini強調,就像「社會企業」之於企業管理,「社會藝術」之於主流藝術,「社會設計」是社會創新的時代趨勢特定於設計專業內部的反思對話挑戰,設計該如何回應時代變動進行自我檢視與專業進化。換言之,「社會設計」指向了如何將「社會」帶入設計專業「視野」(horizon)這樣一個具有設計史「當下」意義的重要課題。Ilpo與Hush將Manzini的《設計,在人人設計的時代》(Design, When Everybody Designs)歸納到「烏托邦」的分類範疇中,可以看出他們同意這個課題的關鍵,但無法支持其提出的解法,我也是採取一樣的立場。我們先簡單瞭解一下Manzini提出的視野與提案:

Manzini的提案建立於一個即便在設計圈外都極罕見的全球宏觀,認為我們正在經歷一個新文明的轉換契機,這個新文明的組織型態是他所謂去中心的「分布式系統」(distributed system),它要求全新的社會學習與協同合作,因而也對設計的時代演化構成了挑戰與機會。他毫不畏懼地點名批判了兩種設計師的自我想像,一是比較傳統的「自我膨脹的設計」,將設計視為天才設計師自我印記的創作表現,二是比較晚進的「記事貼的設計」,讓設計師自我感覺良好地充當社會參與凝聚智慧過程中一個實際上「接近行政人員」的位置(雖然最後會增加一點「討巧的視覺表現」)。他的解方是為未來的設計師勾勒一個積極促進某種全新網絡型「社交性」(sociability)誕生的觸媒角色。Manzini

Manzini就在這裡落入了烏托邦的框架,他意興風發的社會創新「設計提案」呼應的是一種對照於國家與市場集中權力之外「自主團結」的古老社會想像,我們在Steward Brand於60年代創立《Whole Earth Catalogue》帶頭醞釀的模控反文化(Cybernetic Counterculture)更早地看到了它現代的數位烏托邦版本。

Manzini直接將「社會」投射到某種設計的理想形象,但社會設計對設計的挑戰恐怕還只是踏出眼前下一步的關鍵協助,建立一種對設計提案有用的社會觀點,該觀點將足以讓涉入社會創新的設計團隊更準確洞察「人與物同時鑲嵌其中的現實社會」進而有效地促發設計優勢產生介入提案。

所以,我們的討論繞了一圈回到一個更關鍵的課題,連結起「社會」與「設計」造出新詞背後該講清楚的實作道理:如何將社會放入設計?

 

One thought on “「社會設計」給設計的機會

  1. Jerry老師,我在荷蘭Design Academy看到的social design和在台灣被提到的「社會設計」大有不同,當然也許是拘泥于台灣的條件和環境限制,「社會設計」才會變成「變電箱美化」這種溫和的改良。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social design!” As a designer you are obliged working with the social aspect. You ask yourself continuously: why do I design, what impact will my design have, whom will it affect and what do I achieve with my body of work. This critical attitude is what defines our department as Social Design.” 這個statement來自於DAE Master department social design。同樣這點您引述Manzni的觀點有些相似之處。相較於改善改良式的社區設計、社會設計,我認為social design該有廣泛的可能性。溫和的改良一定有他的價值,可是它不應該是全部,甚至我覺得他並不是重點。在明明有更多更大的更嚴重的問題沒有被提出、思考、解決,而把設計的著力點放在「美化環境」「美感教育」這樣的點上,只會讓設計的價值越發地不被看見。

    我也不認為critical/speculative是一種設計師學院氣息的自娛自樂,這樣的嘗試和實踐也能產生它的影響和價值,也許不大,但有效、有趣且不作惡。雖然我不否認消費主義社會下設計師的商業價值和能力,價值本來就是人類去賦予的,可是在現有商業合作模式下,大部分設計師的價值被局限至美與不一樣,喪失了設計位於人、科技、商業交叉點位置的該有的價值,這才是令許多人抗拒的。

    學生許多想法並不十分成熟,故才留言於此,期待返校之後與老師進一步交流!

    以後準備往Design Anthropology方向發展,更是期待老師的書單推薦~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