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Lab 課程結束謝詞

12點半回到家,我終於上完了易庭的Ex-Lab最後一堂課,可惜我本來想要保持的全勤,之前在台科social design的四邊對談前夕,怕自己連續熬夜身體會有危險(我不是開玩笑的),最後基於珍惜生命(again,我是當真會怕有生命危險)拿來好好睡了一覺,總之,沒有達成。除此之外,一切對我而言,都接近完美。

今天最後一堂,我們聆聽了三首不同性質音樂,分享賞析了五組still life的創作,檢視Eugène Atget 與 Walter Evans的作品與系譜,最後在討論Ronald Barthes的Death of the Author以及攝影零度寫作的可能性中收尾。我自己的課程如果能夠有這樣多樣又結實的組合,我會proud of myself,而且不會吝於炫耀。

兩個月以來,每一次結束這課程時,雖然時刻已晚,回到家家人都已經熟睡,但身體再疲累,精神都總是非常飽滿,聽得到自己的左右腦在平衡與協調的激烈運動後頻頻跟我道謝。

        離開中研院後給自己規劃這一年的歸零學習中,缺了這門課程幾乎註定是殘缺不全的,在這門課中我既當學生,也從老師的角度觀摩欣賞教學的可能性,在凝視影像時既從攝影創作也從社會學的角度關照,既冷眼觀察也熱情參與,一直在思考填補社會學未被開發的潛能,也放任自己棄了社會學直接歸依化外異境,大約是這門課的所有學生中收穫最多,而且可能十倍百倍之多的一位。

因為是長達兩三個月的課程,而非一次性的單純會面邂逅,我有了史無前例豐富的「跨領域」完整體會,這也給了我許多走出單純「信念」的實作信心。今天課程到最後,我順口表達了對易庭的佩服與感激,雖然他一直謙虛說自知不適合走上「研究之路」,但坦白說我從自己的限制可以深深appreciate需要多少的涵養與視野才能遊刃有餘地駕馭這門精彩的課程。

這門課也讓我反身自省更清楚瞭解到社會學的知識discipline做為制度有多少成規限制,在ilpo的設計研究方法書中他精彩地總結到lab, field與showroom (critic)的三種形式,這門photography課讓我看到了critic可以如何紮實地展開成為理解的豐富沃土,我就想,社會學為什麼就無法cultivate這方面的research/teaching傳統?想到單單這麼一點就夠讓我困惑/興奮許久,而這還是我通過此課程受到刺激的一小點。

我學到的東西很多,目前多還停留在觀念性的啟發,有很多只有微妙改變了的感覺卻還說不清楚是什麼樣的變化,但我想,真正徹底radical的學習往往要takes time去反芻才會在不經意之際出現令自己驚艷的成長證明。我自己在清大開課不也是這樣自我要求(與卸責?哈),學生上完沒有「模糊改變但還說不出什麼」的「症狀」,那還真是我的教學失敗。

正式教育的過程,我一直覺得,最難也最重要的就是培養「動機」。但所謂motivation這東西跟腦袋裡一翻兩瞪眼的「立志」根本是兩回事,真正能夠drive創意與成長的motivation,其真實的面貌往往是一種bodily欲言又止的體會、不耐當下軀殼束縛的隱然騷動。因此,我很清楚,我現在這番話喃喃自語的成分濃厚,只有時間才能揭開學習的面紗,恍然大悟這段期間我究竟成長了多少,但是我要說,攝影思考確實已經成為Jerry本來已經夠混雜的思考風格的內在部分,它會豐富往後人生中更多的內在對話。

謝謝,Ex-Lab的所有「研究員」們,當然還有易庭(他堅持這門課沒有「老師」,大家只能以「研究員」相稱,well,我當了這麼多年的研究員,非常樂意跟大家一起「稀釋」它的沈重),讓我在18年的研究員生活後,還有機會能夠享受「大開眼界」的知識饗宴,自己「腦子裡的人生」因此literally更為complet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