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自己的生日

一早醒來,驚訝發現一件事:今天是我生日耶!哇!日子過到連生日都忘了。FB經歷了傳說中的洗版,我本來想晚上入睡前一一回覆,看來不可能,那沒回的就心領了。

我的人生第一個生日,是「別人」告訴我的,我也就信了,每一年到這一天就覺得很特別,是屬於我的,但自己完全忘了怎樣的體驗,我出生這件事也不是自己努力的結果。

今年2014的生日,我大概可以很驕傲地說,是Jerry「自己的生日」,是自己打造的「重生之日」。

從日本旅遊回來的飛機上,剛好在放「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 of Walter Mitty),我看了,戲劇很激勵人心,be adventurous, be brave, follow your instinct for dreams, step into the unknown possibility,….但是看了這電影出了戲院不久,很多人「享受」了激勵,大概很快又忘光了,日子仍舊循規蹈矩,甚至回到家裡、回到辦公室,還會接著教訓年輕人「該務實,不要成天夢想」呢。

夢想,勇氣,不要忘記啊!

在飛機降落台北前,我看完電影,你知道嗎?我真不要臉地覺得,Jerry用自己的手翻轉人生,一點都不比戲劇化的主角差,雖然我只是個世俗小人物,但一樣富於冒險,不畏懼讓人生歸零轉撤,敢於想像那些等著我的可能性,直覺追夢用血肉之軀、有限的人生想辦法去接近碰觸那個無限。

上週五,收到對我這二十多年特立獨行、拼命到失明差點亡命的學術人生一個權威性的總評,竟然是:「這個人不像是一個會循正軌的典型學者」!

我聽了,覺得篤實過真摯學術生活的還真的是我耶,那個權威所活的世界還真是荒謬,我根本不是不像而已,簡直就不是啊(話又說回來,我可是很認真在做研究與投稿喔,不然請查這個月即將出版的台灣社會學刊)。

妳知道嗎?這就是台灣現在發生關鍵問題的一個縮影。

我們口口聲聲跨領域,錢跟著移轉,人跟著被調動,年輕人開始信以為真,到了緊要關頭,仍舊是要「循正軌來跨領域」;我們信誓旦旦說要鼓勵創新、創業,於是許多本來脫節的、封閉的、腐朽的事物跟著開始一波波的化妝術,包裝政策、包裝產品、包裝名片、包裝課程、、盡可能讓所有事物都掛上creative、innovation之名來彼此欺騙We are working on something, solving the problems。

但,其實什麼都沒有改變。人的能量、體質、氣度、膽識都繼續綁在舊格局裡賺老錢、過老日子,繼續蒙蔽甚至以競爭創新之名,輕藐許多在我看起來優秀富於潛能的年輕人。我在想,學院裡的創新與創業不靠「非典型學者」來搞,你要等待誰?跨領域不靠鼓勵「脫軌」,豈不要大家走回習慣的老路。

年輕的、中年的、老邁的,我親愛的朋友,無論如何,請多聽聽自己內在那個「脫軌」、「非典型」的聲音,有機會給自己生命一個創新的面貌就不要再猶豫了,寫自己的生日,製造自己驚喜的「重生」。

好像為了貫徹Jerry這種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今天在家中跟一群出版界的朋友談創業,最後一起決定了要來弄個小小的實驗,再沒有比確定這樣一件「或許可以在世間留下點不一樣的走過痕跡」的事情,更讓我覺得有過自己生日的氣息了!

今天謝謝各位,有各位的祝福,Jerry一定會更加堅定快樂生活,更認真活出自己,您也會一直收到我的祝福與鼓勵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