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er的挑戰:地鐵無差別殺人事件之後

今夜,因為下午捷運發生的悲劇,我不斷想起社會學者Max Weber對於Theodicy(神義論)作為一個深刻社會學問題的觀點。

Weber在人「必須對混亂無秩序的世界賦予意義」的出發點,找到了人性當中宗教與理性的相同起源。

我們有可能在已然世俗化的世界中重新接受神的全知良善,並且同時接納那共存著,無法解釋的罪惡與因罪惡而遭致的無辜受難嗎?我希望這個社會能夠找到智慧,停止因為對於秩序的渴望,而在無謂的reasoning中製造出更多傷害的擴散。

我的看法是,我們沒有太多的出路,只有走向直覺相反的路,接受凡人智性的有限與控制的無能,接受世界的arbitrary與random,可以是一種更深的智慧,只有那樣,我們這些正常的人才能夠不因著第一個無法避免的惡而製造出更多原可以避免的惡。

我們「必須」,在更深刻的、更接近宗教的善意中安息義憤,讓人的慈悲找到真正智慧的出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