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之際更須夢想:Jerry的三朵太陽花

這一週來,許多人跟我一樣在悲觀挫折中,思考著還有什麼可能性,還有什麼可以沈澱留下來給台灣的新的起跑點。民主運動消耗了那麼多寶貴人才的精力時間,甚至到50萬人走到凱道熱情表達支持,我們這個兀自運轉的政治決策體仍完全沒有改變,只是趕出一批讓人更黑白不分的狼犬,以及確認更多嘴臉100%、靈魂良知卻歸零的民意代表與政府官員,一隻水母繁衍出更多無骨、無腦又無心的同類。

Something positive has to happen!

開JFK繪本屋書店時,我半開玩笑地說過要把Febie捐出來。最近我一直在想,怎樣能夠把Jerry也捐給台灣,哈。

今天早上起床,告訴自己不能再活在沮喪無力當中,就算暴政的巨輪要將我們輾過,我們起碼要趁還活著有機會的時候,選擇一個死亡之時可以被世人永遠記憶的美好姿態,台灣曾經存在,台灣曾經美好。

我這人一直不喜左右統獨那些離個體太遠,抽象度又過高的理念招喚,不是我沒有正義的信念或者實踐的勇氣,而是經驗告訴我,活在那些高遠的東西之中,往往最後只造成無謂的消耗,虛假的爭鬥,無法落實於生活的「烏托邦」。


我寧可想一個、兩個可以親手觸及,可以與朋友一起realize在具體人間的提案、作法或甚至念頭,不只心態上會活得踏實些,現實上我們也可以糾正錯誤往更好調整。

於是,經過過去一週的密集思考,在我這小市民的腦海中浮現出三朵太陽花的模糊身影,三個社會創新的觀念種子,三個Jerry的夢想。

第一朵最近的小花:一個向社會開放、持續觀察社會、有專業準確度,又貼近社會脈動,持續思考我們共同近未來的小型民間研究室,我相信這個立足於社會(非政治、也非經貿)的小編制研究團隊,對於學術智性日趨僵化的學院馴化也會是一個抵抗與出路。

第二朵稍遠些的太陽花:一個數位時代的新文化電台,賦予這兩週來在街頭網路上持續進行民主教室與公共審議,尤其更重要的它們背後正在爆發成長的新生文化一個物質形式,創造一個日常化、維持新公民主體認同的媒介。

第三朵最大的太陽花:「拿回我們政治」,當現實已經證明只存在一個封閉自行並不斷demand我們給予能源讓其運轉(我們都像Matrix中的人肉電池)的腐敗政治,它把我們當能源用後即丟,卻不回應我們送出的訊息指令,證明現實已然成為虛擬,而我們只能接受其相反的行動暗示,在虛擬中重建真實!我們應該集結到網路創造一個更接近理想的民主國度,一個異次元的共和空間,重點是好好設計這個政治體跟現實政治連結的接點。

大政治我們玩不起,那是習近平與馬英九這些獨裁者的世界,那是國民黨與民進黨政治bargain的遊戲場。我們就從政治體系的基層末梢開始操作小政治,傳遞Our Polity的決議,指揮電擊它必要給我們回應。

不要想從現實去利用網路動員,要想,從網路母體中去動員現實!要超出罷免的層次去設想更大更廣更具主動性的road map。

絕望的時刻,最適合孵化夢想。

我們都應該有一個夢想,不,一個夢想不夠,我們應該奔放而無畏地編織更多的夢想。

這是Jerry我的三個或許聽起來荒誕的夢想,三朵我心中默默期待著哪一天可以燦爛開花的向日葵。

怎樣?要不要也給台灣你/妳的夢想,然後我們一起想想,怎樣在大時代施壓的焦躁中進入彼此的夢中,讓所有這兩週來身心俱疲的公共投入不會因為一個人的蠻橫自閉而冤妄白費,或者,我繼續夢想…. 相反地,50萬人一個個順序發光的夢想集氣,說不定將會給台灣帶來起死回生的機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