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溝通與信任

這10天來,相信很多公民,包括學生與我,都很認真去比對馬總統的每次發言,我們很認真,結果發覺,他幾乎都在說謊,這樣是很不好的教育示範。

校長們最近提到了溝通平台,提到了中立人士。我對此沒有反對的話可說,但是,我想我們該想得更徹底一點。在公共爭議當中價值分歧必然是核心所在,其實沒有哪個人可以聲稱「中立」。我知道校長們提及「中立」不是指這個,而是暗示「中立」是沒有直接利害關係者,但我要說,這個服貿協議包山包海衝擊層面太大,其實已經找不到誰不是利害關係者,認為「事不關己」「沒什麼了不起」的人如果不是閒雜人等,就是會被瞧不起。

那麼,溝通的關鍵是什麼?從語用的溝通情境來看,溝通更根本的障礙存在於「被相互檢視的信任」,換言之,用Habermas的話來講,在於所有溝通雙方的聲稱statements,是否在動機上、在能力上、在認知上具有「通得過檢驗的有效性」,validation才是溝通的核心,能不能夠相信對方動機的良善(有沒有欺騙)?能不能相信對方可以達成deliver承諾?能不能相信對方足以準確傳達己意與理解我意?這,才是溝通需要「中立」真正意指的關鍵,而非什麼超然的「中立第三方」。

因此,如果我是校長,去總統府首先就要跟總統先生提醒這件事。

請他不要繼續把我們教出來優秀認真的學生當不懂事的小孩,這樣會讓他繼續臉不紅氣不喘地逕講些很快就被證明錯誤的謊言。你講了,他們會去查證、會去思考,會去討論,這是我們在學校教學生的基本,最後也就越來越不把你當一回事,越對你領導的政府不信任,這才是危機的深化。

信任的崩解,才是真正的溝通障礙,一旦到了那個境地,你用什麼危機處理機制都會自動癱瘓,所有的「溝通」都會在社會大眾與學生眼中暴露成一種權大勢大的輿論操縱,這樣對國家社會很不好,對教育也是更大的破壞。教育的動力一定要出於真誠,出於正直,我們想要讓學生學習到最重的東西,反而不是這個或那個知識,而是透過師生互動的教育過程學到真誠與正直,沒有那個態度,沒有人(學生與老師)會把窮究事理當成一件值得認真的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