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有老師一個守著就好

從現在開始我要減少一點服貿洗版,我對這事做了很多學習與思考,作為一位公民的想法大致已定。

我想這整個反「黑箱服貿」的抗爭情事最感人的地方應該是,從學生衝入佔領立法院後,這個社會出現了根本的變化,許多人開始認真面對我們自己的未來,從貿易條文開始、民主、正義、領導、暴力到甚至秩序為何,做了許多省思、檢視與選擇。

社會有那麼多人在短短五天內那們認真地在找資料、閱讀、討論、思考,然後跳開私利框架、心念台灣的現在與未來,負起責任,為公共的事做自己一個微小公民的內在決定。這是民主社會意識到自己是國家主人的公民們多麼偉大樸實的存在姿態,足夠滋養一個結結實實、從立法院這個原本象徵民主而如今異化的政治空間外突圍而出的新生本土政黨。


單單為了讓服貿協議能夠有機會take advantages這個不得了的資產,我們都應該要把服貿退回去RESET,不然,對馬先生口口聲聲說重要得不得了的服貿協議太不公平了!不是嗎?跟一些自認「民主派」的人士講句話:你如何能夠反黑箱,卻不反這個黑箱服貿?你,這麼想打破黑箱的人,還需要怕服貿曝曬到民主的陽光?你說你因為對學運失望想離開,我請你,帶一朵學生給你的向日葵回家想想。

今天週日,我必須要擠出些時間來密集補上落後的工作進度,包括為週二交大的課程做準備。這幾天關於罷課相關的考量在許多老師朋友間斟酌,我自己坦白說,是不可能不去教室授課,只要有一個學生有可能覺得需要上課,我當老師怎麼可能不到教育的現場?

如果我的教室是在台北,那我當然有可能把它拉到立法院現場。

上週在清大,偶然的機會跟幾個大一新生有段簡單的對話,學生問我有沒有去立法院,我說有,他們問我為何去,我說除了支持外,坦白說,80%是出於好奇了解的動機,然後我跟他們簡單說了運動現場如何是觀察社會的好機會。

總之,我要說的是,把教室帶到抗爭現場對我來講確實是有100%的教育意義,絕對是好的課程設計,我如果那樣做,內心沒有一點愧咎,甚至會為自己的盡責而驕傲。

不過,我的教室是在新竹,而且你要我停課再補,坦白說,以台灣這一學期18週莫名其妙的「勞動密集型」(一點都不)高等教育,實在讓我沒有多餘的體力再做補課。

不過,我大概能夠做的是告訴學生,外面有關係你們未來更重要的事在發生,一堂課不上沒什麼了不起,這一個禮拜我是不會點名的,如果同學都沒到,老師不會感到驚訝,因為我知道你們比以往還身體力行地在認真學習。

教室,有老師一個守著就好。

我一年前就跟自己講過,在成為一位教育者之前的這段期間,我自己要努力,歸零思考、全面開放,先努力成為一位全神貫注的學習者。只有內心是個純粹學習者的老師,才有可能是足以傳達知識熱情給學生的教育者。

所以,一個人守著教室的老師可也不會閒著,我會給自己三個小時好好沈澱下來自我對話專注學習,當你們回到教室時,將會看到剛從抗爭現場回來的老師,在黑板上密密麻麻寫下重新當過一趟學生的筆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