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culinity是後工業社會的遺傳病

最近越來越覺得,Masculinity是許多問題的源頭。

Masculinity喜歡搭建條理分明的封閉理性,Masculinity渴望權力而且從不怯於manipulating,Masculinity把
「向下看」當成示弱,認定「向上攀」就等於成就….Masculinity最大的問題,在我看來,講到底是人性的不在與關照人性的匱乏。

Masculinity跟生理上的男女沒有關係,坦白講,Jerry這輩子碰到令人氣到生恨最patriarchal的正是個女性,那真是標準的悲劇。

不過,allow我這樣說:「Masculinity是男人生下來就要準備一輩子治療的遺傳病!」我承認,這樣講很極端無理,但男人們,請帶著這個荒誕的念頭過日子,我保證它會讓你be a better man。

「後工業」如果是一個時代給靠Masculinity建起來的社會「人性回復」的機會。不是因為它是什麼彈性分散化的生產體系,不是因為它是什麼一切僵固之物的蒸發溶解,更不會因為它是什麼軟體、服務與創意取勝的新經濟。

我告訴你,我承認這樣講聽起來極端無理:只要Masculinity仍舊盤據,這些都只會成為另一種cold blooded,money-sucking manipulation。

「後工業」給我們的是一個契機,可以認真地給femininity一個機會,拆掉我們社會與個人最深的信仰。

把Masculinity當成後工業社會從舊秩序(old regime)帶來的遺傳病認真治療,我們才能走完「後工業」的美好應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