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魚家族的循環人生

父親與母親的生日就在今天前後的一週,大稻埕戲苑今晚上演我們共同的回憶,黃俊雄布袋戲團演出的雲州大儒俠─史豔文藏鏡人終極戰。我買了三張票帶他們兩位老人家到我們都熟悉的大稻埕觀看,前後兩個小時毫無冷場,好多熟悉的人物一一登場,好多懷念的口白與劇情,黃俊雄人間國寶進出前台
後台跟大家同樂,中場還有女兒與太太西卿出場唱懷念的歌曲,台上台下玩成一片像個熟悉的家族聚會,我們整晚非常感動,兩老離開時還一直感激我安排了這麼棒
的生日禮物。

祖父的電器生意就在旁邊的延平北路,老爸的出生地老家就在中北街上,深坑出身的茶莊長女,我的母親,高女三年都寄宿在安西街外公的商場朋友家,他們倆在波麗路相親,因而才有了我跟這裡結緣的契機。

我小時候每天從雙連國小下課就跑到店裡來,在迪化街、涼州街、延平北路的小巷子裡穿梭玩耍度過我的童年,這個家族的每個人的故事,現在回頭看來,都一一串連到我自己人生的許多波折與恩典,是我的命運,也是我的寶藏。

我的人生從這裡出發,繞了一大圈,經過美國、日本、住過許多地方,最終跟妻小還是回到了這個老台北的源生地,謝謝奕成給了我一張民藝裎的辦公桌,讓我有機
會靜靜沈澱自己到目前的人生,因著這民藝研的一角,才有了我跟家族前輩人生的相遇,我在這裡,找到了讓自己這生命歸零重新出發的勇氣。

我走在街上,在這個生命交錯重疊的老空間裡,處處可以看到祖父、祖母、父親、母親、姑媽、甚至童年的我生命生活的影子,人回到起點,也同時看清楚了終點與方向,離開中研院,就不再是什麼值得恐懼慌張的大事。

今天晚上離場之際,跟年老的父母一起走在夜色的老街上,覺得我的人生、我們的人生,平凡但真實而美,所有的風浪已過,沒有什麼可以遺憾。

走著走著,我有個念頭,離開中研院前,想把從上一代開始的人生,一直到今晚這一刻為止的人生,一一記述下來,給大稻埕記錄一段有人味的回憶;像鮭魚一代又
一代聽著身體內在的基因呼喚回流上游孕育下一代,也想給幸運地(或者命運地)在此出生的兒子,記錄一個家族新生命由此開始滾向遠方的最初線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