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濟的理論重構」第二章前言分享

在感冒、失眠與忙碌的一週後,終於拼湊起零碎的時間寫完「道德經濟的理論重構」一文的理論篇前言。時間是週日的清晨一點正。我必須繼續強化自己的寫作紀律,才能夠在2013年內完成預定的所有出版進度,貼上來分享草稿,也給自己一點鼓勵。

=============================================

二、理論建構篇:提出新道德經濟的分析架構

觀察現實的經濟生活,許多乍看之下「純」消費的行為,背後常隱含著道德正當性的價值認同。當這些價值認同與商品被認知消費的特質(property)不一致時,便出現了調節落差的契機,而抵制或拒絕購買則是許多消費運動者最常採用的手段,甚至成為許多當代重要社會爭議的核心現象。

所謂「價值」認同,儘管內容複雜而模糊,但人類對基本的價值(例如:愛、尊嚴、正義、自由⋯⋯)仍有一定的共識(Walder 1986)。這些消費運動的共通處在於,消費者所關心的並非個人權益(這些訴求大部分甚至增加了個人的成本),而是人權、環保、民主等公共價值。因此,跟社會批判的傳統直覺相反,消費行為不只未隔離個人於社會之外,反而是個體與社會間的重要聯繫,並成為醞釀集體行動的契機。

從Bauman的「道德在消費社會中不可能」到Barnett的「道德在消費社會中如何可能」,處理消費的研究爭議的一種可能,本文建議,是將其轉化為理解現實社會中消費者存在於功利主義的個人偏好與集體共享的社群價值間的落差,發展一個分析框架來掌握它們個別的形式(form)與在互動中形成(formation)的機制。

主流經濟學與道德經濟分別代表對此課題的兩種對立範型。

主流經濟學將價值化約到「偏好」(preference)來理解,正如Sen(1987)所言,將經濟現象的分析焦點侷限在「自成的」(self-contained)、「愉悅」(pleasure-seeking)、與「個人式」(individualistic)的框架內,自始便否定或忽略「消費帶來不滿」(disappointment)的分析價值。賀緒曼(Hirschman)認為這暴露出理論的嚴重破綻以及排斥處理消費不滿的偏執。 按照主流經濟學的理論範型,消費既然是出於效用滿足的動機,消費行動也是消費者偏好的實現(preferences realized),因此消費的直接結果自應是滿足感的提高,而不會是不滿的累積。如果消費與不滿可以存在正相關,那麼價格機制就會在資源配置的效率上根本失靈,換言之,那將是危及範型核心的理論災難。

經濟學原本具有倫理學與工程學這兩個思想源頭,然而功利主義與工程學相結合後,窄化了人類經濟行為中與倫理相關動機與價值的作用,成為探究「達到目的之有效手段」的一門科學。不論就「動機的倫理觀點」或「社會成就的倫理觀點」,脫離功利主義的模型都將有助於我們擺脫主流經濟學理論範型的束縛。

針對經濟現象中蘊含的倫理性質,博蘭尼(K. Polanyi)所開啟的「鑲嵌」觀念(embeddedness)在結合道德與經濟的經驗研究上一直深具影響(1944)。 他強調,構成人類社會生活所必要的倫理要求,與一切交由價格機能處置的「自律市場」(self-regulating market)間存在根本的矛盾。延續此觀念,Thompson  (1991)針對英國十八世紀飢民反抗的研究指出:並不是生理驅動「肚皮革命」,而是先前當局對於穀物與麵包市場供應管道、成分與價格的「家父長干涉主義」所形成的權利意識,才是構成民眾評判市場與當局作為並據以行動的判準。

「道德經濟」(moral economy)的研究傳統於焉開啟。道德經濟研究致力於挖掘鑲嵌於特定社會歷史文脈的社群倫理,說明「商品」如何在自律市場的交易理性論述下被剝除了倫理內涵。然而,面對當代消費社會中消費抗爭的現實時,傳統道德經濟論者未經檢視的預設也暴露出其侷限,並呈現在三個弔詭上:

首先是,市場經濟席捲全球的當代,市場論述的「交易理性」已全面滲透到許多社會生活領域而成為一種「俗民常識」;反而在諸如消費與環保等經濟抗爭中的社群倫理,常是以「世界公民」、「唯一的地球」那樣高度抽象的形式出現;其次,當代全球化消費抗爭中的倫理內涵往往缺乏既定社會脈絡中的倫理慣習為支撐條件,反而常是從抗爭的零碎經驗中逐漸積累建構而成。最後的弔詭是,正是在這樣對傳統道德經濟分析日益尷尬不適的後工業當代中,消費抗爭由各種社會爭議的核心沛然而生、驅動著影響當代最重要的經濟倫理反思。

道德經濟論者視將經濟生活抽象一般化的形式表述為禁忌,認為此主流經濟的典範特色與現實中掩飾資本主義剝削的「交易理性」市場論述乃互為表裡的一體;反之,質疑道德經濟論的主流經濟學者則將邊際均衡模型普遍應用到各種歷史與文化脈絡來對經濟鑲嵌性做根本挑戰。於是我們有了「形式論」與「實質論」的知名論爭。本文主張,這是個不幸地誤置焦點的陳腐(obsolete)框架,徒然造成雙方相似地在面對當代消費不滿與抗爭上的自我束縛。

本章的前兩節便聚焦在當代自由經濟中的消費不滿與抗爭,來檢討這兩個範型的構造與弱點。最後一節將提出本文的替代提案:一方面將現實中經濟人的社群倫理思維重新導入形式分析的理論視野,另一方面由道德視野(moral horizon)出發,同時接納個體主義的「交易理性」與集體主義的「社群倫理」為正當化經濟交易的道德認知框架(cognitive frame),從而重構一個允許我們解析兩者間折衝浮沈過程的「新道德經濟」分析架構。

            2.1    主流經濟學解釋消費不滿的困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