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書房

選舉最激情的夜晚,我一個在書房,伴著Ottava的古典音樂,靜靜整理這幾年四處蒐集來的設計文獻,閱讀、擦拭、整理,心情反而異常平靜,甚至帶著莫名的淡淡喜悅。

從現在開始,每天改變這空間一點,也琢磨一絲自己的心境,我想會慢慢在家裡經營出一個不需要任何身份的、浮游的自己。

最近常想到年輕時用「木魚」筆名不知天高地厚地論述的日子,這麼多年過了,要說自己知性與性格上完全沒有成長,那是不夠誠實的矯情,但有些東西確實是遺落了,這我心底越來越清楚。

把那個東西找回來,對最近思索著如何跟台灣重新建立關係的我,越來越顯得重要。或許因為「南方」的木魚時期是我跟長出我的這社會,互動最直接而緊密的時光吧?

總覺得那時,自己雖然年輕得順理成章地輕浮,高亢時像幼鷹肆意滑切天際,低落時悶得像黏在地面掙扎蠕動,但內在的統整與外在的接合從來是同一個過程,不管是從外頭讀進來的,或者從內在寫出去的,都很自然地只是這過程的一些側面。

但現在變得成熟許多的我,內在與外在好像都因為過度媒介(雜念?),反而缺了那份生命原該有的單純氣力。

希望,家的這個小書房,一個人玩樂思想的私空間,可以讓我慢慢尋回那遺失許久的內在親密感與外在存在感。

0 thoughts on “一個人的書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