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或不走?陷入長考(回明祺留言)

Ming-chi,

我確實徵詢家人的意思希望先得到支持與授權,沒有後顧之憂再想怎麼走,她們都給我相當正面的鼓勵,要我放心做自己想做的事,除了老媽一直提醒我有個3歲小孩還有擔心我的眼睛更承受不了。有了他們的信任後,我這四天來已經跟圈外的一些朋友談過,今天又跟兩位圈內的老友談過,每個人都給我相當直率的看法與建議,雖然支持與反對都有。

我的研究沒有因此停頓,出版的計畫還都在按部就班進行,研究室的團隊士氣還是很高,你可以放心,我並沒有因此頹廢自棄。

這幾天聽了很多意見,我還在長考,如果離開,儘管自然有些負面的理由,但我希望自己是用清楚而正面的理由說服自己離開,是為了更接近自己當年一腳踏入學術路的初衷,是因為離開更有機會圓夢的賭注。

今天學圈內的兩位基本上都要我換個方式經營但不該選擇離開,繼文意外地比社會學圈的朋友更瞭解我出於知識理想的偏執與任性在學術路上的困擾。好笑的是,圈外的朋友剛好相反,看到許多Jerry走「民間學者」之路的好處。

偉雄的意見比較出乎我意料,但因此爆出一些合作的動力,我們明天還會繼續談下去。就算最後我決定放棄離開的念頭,我也希望經過一番徹底檢視後,可以有跟以往不同的學術/生活方式。

我這人其實很天真浪漫,時時都在追問自己是否還跟著自己相信的價值實踐生活,繼文還給我加上「潔癖」的評價(他是用perfectionist),或許因為這樣,很難讓人理解自己為何在人人稱羨的環境中還會有埋怨,或許,我真的如一位「曾經的好友」說的,我只是個在「優渥」(privileged)中不知感恩的傢伙,哈。

我在網路上發言一直都不喜歡太遮遮掩掩,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就坦白些說。我沒有考慮太多把這想法擺開來講需要擔心的「環境惡化」,我相信不致於此,而且,從我11年前開始寫blog,我就相信,學術人也是個平常人,有理想、焦慮、不安,興奮、憧憬、挫敗,也同樣每天都要面臨生涯的許多選擇,把這些過程放在陽光下成為可見、可思、可以自我對照的文字,只會鼓勵更多人更有勇氣與熱情來檢視我們每一個人在自己生命路徑上的限制與可能。

所以,我又一次不聰明多說了。最後,謝謝你的祝福,as always, 我也祝福你的家庭一切平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