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iPad背後更複雜的真相:回一位老朋友的資本主義批判

XX老友,
可能會讓你感到驚訝,坦白說,我沒有遺憾過,也不覺得內疚。

我當年沒有加入Anti-Nike Campaign作證,一方面是因為基於研究倫理,我必須要對接納我進入產業世界的業界朋友們負責,他們跟我在田野中碰到的許多勞工一樣,都是值得尊敬的朋友。當然你可以說,我是拘泥於溫情,沒有大是大非,但我對大論述的「真理」是否真的在自己手中還不確定,但專業倫理上自己有沒有當個負責的人,起碼是可以確定檢驗的。另一方面,這對於我身為一個學者的自我認同或許更為重要,是我一年半的時間在菲律賓、在中國南部珠江三角洲一帶穿梭,看到的許多場景,訪談到的許多人事,讓我不願意接受被倒到Anti-Nike裡面的所有訴求與他們背後預設的現實分析。



我在中國看到最惡劣的工作環境、最沒有人道的工廠,並非Nike、Reebok,而是發生在中國國營工廠與鄉鎮企業。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政府竟然在勞動法規的管制上放任到比資本主義還不如,勞動人權在沒有基本公民權的環境下根本就是蕩然無存。我那一年多走過許多鞋廠,坦白說,從勞動條件的許多面向來看,明顯比較文明的是國際品牌大廠的外包工廠,這也是為什麼,寶成與裕元廠的外面始終有許多工人等著從別處流動進來,這聽起來有些悲哀,但當中的reality是我作為一個研究者必要面對而且深思的。我從來不覺得學者的責任是在對社會上人們的道德抉擇下指導棋,事實上,社會上期待學者也是個人格者,在我看來簡直是荒謬。

Don't get me wrong. 我是堅決主張Apple有責任對Foxconn施壓改善勞動條件的。但是你或許會說,Foxconn急速擴張與壓縮單價不都是在服務Apple自己?簡直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但所謂市場本來就不是個抽象獨立的存在,活在真實市場中的企業都清楚,他們必須要面對的是遠為複雜的stakeholders的壓力,不會只是股東權益。Apple如果要求Foxconn做到那麼他就必要在整個chain的利潤與風險分配上做出讓步調整。

這就是從Anti-Nike運動以來,企業社會責任運動介入資本主義競爭方向的貢獻(有些學者恨資本主義之根本徹底,把這些社會運動團體的努力都當成在幫資本家掩飾,讓他妝點humanism的假面孔,我斷然拒絕這樣的批判立場,因為在我看來,其實是只有學院中享受安逸生活與學生崇拜的蛋頭大師才能享有的優渥發言位置,蛋頭左右派都有)。Apple長久以來在國際環保團體的評等上一直嚴重落後而飽受批判,但大約三年前開始(哪個型號開始要查),Apple在環保材質與包裝上一躍變成領先群的模範。我相信在勞動條件上,Apple有必要面對這社會壓力回應來贏取尊重,我支持對Foxconn施壓,也支持批判Apple,更期待對中國政府施壓。

在我看來,國際IT的市場越來越是處於寡佔競爭的狀態,寡佔但是存在激烈競爭。Wintel從很多地方都在衰弱中,Apple長期一直是個marginal的player(therefore 你提到的那個知名的1984廣告。我不確定那是針對IBM,應該是Wintel,以Apple的market niche來看),現在他一轉眼已經成為一方之霸,但仍舊受到Google、FB等的威脅。我對資本主義競爭程度的想像恐怕比你的還要激烈,沒錯,才沒幾年Wintel的位置已經被Apple(與Google)所搖撼,所以啊,現在的Apple就算有再多你所謂的xx學院學者在「神格化」,也不會是永久的霸主,這才是資本主義的原貌。

反而,只有在真正「佯裝經世濟民」的所謂社會主義國家,你才會看到永遠不被挑戰,永遠「被神話保護」的國營或偽私營企業。我前面說的那些關於Nike與Apple的說法是重要的,因為資本主義市場是個殘酷競爭的場域,如果做為仲裁者之一的國家沒有辦法拿出管制的擔當,那麼一味只攻擊一家Apple或Nike,就算改善了這幾家國際大廠的內部勞動與環保條件,反而便宜了那些比Youbue上影片更讓人看不下去的工廠。照這樣下來,單純靠道德情操與大論述批判支撐的市場介入運動到底是在幫誰?是將當年排隊在寶成工廠外的勞動者推回去那些更沒人道但國際視聽都不會再關注的工廠中嗎?國際針對Apple或Foxconn的批判壓力對中國政府只是增加了談判的籌碼,就像他抓艾未未可以賺到放艾未未的好處一樣。

我的眼中從來沒有一個大寫的CAPITALISM,在我看來資本主義一直在變化,不同時期地點的資本主義也都不同。資本家也必須要學會當好公民,也必須要有個fair and human的制度環境讓他們有機會在當好些的企業上有incentive。沒錯,企業是「利之所趨」,就像工作講到一個點上,我們不都在混口飯吃,只是為了讓小孩過得更好的「謀小利」?但制度善良的市場環境會提供do no evil的incentive,讓利之所趨走出雙贏、三贏的更佳結果。

看你情感豐沛的批判,我忽然彷彿看到你在全國最有批判意識的XX學系跟著最批判的學者旁邊學時的年輕丰姿,然後又一次覺得以你的個性卻走到一個你批判成那樣的學問中當起老師真的有點老天作弄人的感嘆。你比我還像個社會上想像中的理想社會學家,我呢,反而一天比一天覺得處在社會學者當中的不自在。

寫了這麼多硬梆梆的文字,最後就放一篇以前我在數位時代時寫過短文「全球化的臉龐」跟你分享,關於我當年在國際運動鞋採購市場中一個人觀察遊走的田野感觸,放在這裡或許比較能呼應你充滿感情的真摯發言。

@@@@@@@@   後記   @@@@@@@@@@@@@@

我自己的博士論文做Nike等運動鞋的全球商品鏈,當初花很多時間在菲律賓與中國南部做田野,Anti─Nike campaign時國際勞運團體也曾找過我出來作證,但被我拒絕了,因此還被台大碩士班的老同學(現在是中山大學社會系的教授王宏仁批評「走資」,這對社會學這學問的某種專業的「道德想像」而言,幾乎就是判定你「不夠格」),而Anti-Nike大概是延續到現在的反Apple的anti-sweatshop global movement的起源。再附帶一提,Anti-Nike運動的起頭應是從Duke University的校園開始的,時間地點也都剛好是我在Duke求學的時候。
我對於Global Commodity Chain中的這個popular sector的動態也有研究上的參與,一直延續到分析台北市有線電視收視戶抗爭的道德經濟分析,可見得我花很多時間在這上面思考與深受困擾。事實上說不定有些抗議Apple的年輕朋友還因為看過我關於「半邊陲隱形手肘」的論文而受到啟發。
但另一方面,我對design的興趣,也是從博論開始的,我的論文不是直接從製造勞動現場出發,而是大部分時間跟國際或intermediate buyers的designers接觸,因此提出了design-sensitive market的概念,看global sourcing當中design如何penetrate到整個鏈,所以你要說我是很早就肯定design的重要性也不為過,而且我從那之後的十幾年都在一直從各種方向思考研究design,甚至於講白一點,我也可以被一些人合理地懷疑是在頌揚Apple與iPad,製造神話的學者之一。
所以,我精神分裂嗎?Youtube上最近流傳的影片,穿插剪輯Apple對於iPad設計優異的廣告畫面與Foxconn大陸工廠的勞動者影像,剛好把這個suppose有的tension很準確地傳達出來,這當中其實有個隱含對design的批判訊息在。我原本不想說些自己的想法,結果在網路上看到老友對資本主義與設計的批判後,還是忍不住說了點上面的話。這些回應中沒有提到design,我關於那,以及其他許多相關論點的想法就先藏起來不表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