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記

這一篇要記錄家中昨晚半夜發生的大事,第一條自家烘焙土司麵包誕生!我們全家到現在還在興奮當中,不過就是條麵包而已,真好笑。

我已經騎carryme小橘上班幾個月了,最近為避開人潮早起,沿路一直想找比較營養的早餐,幾乎天天吃美而美的日子膩了,而且越來越有種向下沈淪的感覺,Jerry的生活改善計畫從節能減碳騎單車進入到飲食生活。可能真的開始上年紀,上週詹偉雄來訪、蘇碩斌老友來訪都談到飲食,蘇還提到去拿了烘焙證照,真是佩服。就在這時,FB上收到朋友提到麵包機的建議,搜尋一下資料馬上動心,看來技術上還蠻成熟的。 Screen-capture

我們家是麵包族,Febie在瑞士留學、讀的又是旅館管理,對麵包的挑剔不在話下,我雖然在美國吃過不少超級防腐麵包(Febie對美國的吃文化有種「不敢領教」的正確看法),但在日本住過幾次,經過一些矯正治療,跟Febie也有了「好生活要有好麵包」的一致看法。

經過一番研究後,很快鎖定Panasonic BM103T,這台的容量固定就只能做2─3人份大小,反而是我喜歡的,然後自動化程度又高,核果投放也可以交給機器,製作種類多,包括麻糬、米麵包等,重點是做出來的麵包在日本頗受好評,也看到一篇談到Panasonic工程師如何費心研究麵包師傅的工夫的報導。隱約意識到會買Panasonic麵包機跟我用慣Mac有些關連,再說。

昨晚開始動手製作,我們聽了朋友的建議,將水換成牛奶,將奶油換成橄欖油,雖然menu中選的是入門的「土司」,結果還是一連串差槍走火的即興脫軌演出,沒注意到不需要,結果把牛奶也控制在5度C,麵粉剛放進去便一不小心翻倒,砂糖買成了糖粉,家中磅秤精密度太粗以10g為單位,只能用直覺法抓鹽、酵母粉的份量。

然後發覺既然用牛奶應該不適合用預約方式(容易壞掉吧),只能馬上按啟動鍵開始製作,這一估計約半夜三點多完成,因為要儘速拿出,只能像小時候等待半夜起床看威廉波特少棒賽轉播般起床,但是預期看到的將是個「不敢想像」的怪物,完全沒有憧憬,反而是準備好要廢棄重來。 Screen-capture-3

為了怕廚房離太遠聽不到鈴聲,就把整台麵包機拿到床前陪我們,跟Kaya說今天麵包超人要陪我們睡覺。半夜,一直聞到香味,整個房間連棉被大概都被燻了麵包香,我是睡到一半才想到「啊,是麵包啦」,然後就一連串用嗅覺判斷成功率與可口度的異想,真是非常難得用得上「鼻子思考」的時刻。

終於鈴聲響起,Febie跟我幾乎同時起床,她提起麵包機就往廚房走,我們兩睡眼惺忪打開,一看就覺得不對勁,「這東西,未免太像土司了吧!」,弄上手套搖搖抖出來,「咦,這不是土司還會是什麼?」。開燈轉著盤子兩個人低身鑑定,互相看了一眼,金黃色的皮,上深下淺,飄著淡淡香味,整個shape就是標準的土司icon的樣子,「嗯,真是顆好土司!」

麵包刀抽出,這下要進產房臨盆了,我們兩心情一下「以貌取人」有了期待,不知道會不會只有「外在美」,裡面一開像「草包」,Febie拿出離開瑞士許久身體仍沒有忘記的微溫熟練地切開,房間一下子好像變暗,就只有一道鎂光燈照在切口,神奇的麵包機桃太郎就要跳出來了!顏色、泡泡、texture,看起來,嗯,都還不差!

我連忙拿出iphone拍照留念,然後看著她伸出一根手指,我知道孩子健康不健康就看這一刻了,呼吸幾乎停止,按下,陷入,然後…..放開…哇!彈了回來,我好像看到慢動作播放般看到麵包表面餘波盪漾上下又震了很多趟才回覆平穩。麵包寶寶「哇~哇~」哭得好大聲、好健康!我們四眼相視,露出滿足與放心的微笑。 Screen-capture-1

Febie真急,馬上撕了一塊,放入口中,我壓低嗓子但匆促地重複詢問:「怎麼了?怎麼了?」,Febie閉上眼,吐出「嗯,真的好吃~」,我一聽,快速也抓了一口塞入嘴巴,哇,這…這已經有點法國土司的風味了,外皮又脆又香,內面Q有咬勁,多嚼幾下竟然甜味跟著出來。就這樣沈默一會兒後,產房響起一陣歡呼!We Made It!

做麵包這事真的很像在家中弄了個可以跟自然一起呼吸的小花園一樣,即便臥室的麵包機燻滿麵包味,我們的心情還是愉悅的。

我也想到年輕時成天泡在暗房中「泡」「烤」照片時的心情,即便像照相這種可以高度計算換算的技術環境中(或許正是因為它有可以高度programming與calculating的基礎),瞭解到每一張完成曬乾見天日的照片都是許多機遇交會的唯一(因此人們稱那是「靈感」)反而讓人感動。每一塊麵包、每一張照片、每一壺美酒都跟它們背後的造物者一樣,是這寂寞宇宙中短暫、偶然、唯一的珍貴存在。

沒到踏出暗房,拿出烤箱、倒入酒杯的那一刻,沒有人知道那將會是怎樣的一次邂逅,而每一次邂逅也都是不可思議的驚喜,並且夾帶著一份潛藏著的,對自己存在的體驗、的珍惜。

回頭看Panasonic BM103T,我真的很想說聲「感謝」,心裡對人造的設計物也有了一番體驗,我想到研究自動車產業的知名教授,我心儀的偶像教授藤本隆宏教授早期對設計的研究思考。在我看來,一台麵包機就像是語言翻譯的軟體一般(大如汽車也一樣),在不穩定的世界中建立一個相對穩定的介面,一個溝通科技與人文、串連數位與類比世界的轉換器。….  這讓我更肯定了對Open Up the Scope of Design Vision的相信。

喔,又差點寫遠了。

以上就是今天的「麵包記」,JFK的家庭生活又開啟一則新頁囉!

 

0 thoughts on “麵包記

  1. Dear Febie & Jerry & Kaya:
    嗨嗨,還記得我嗎?我只是要來跟你們說一聲,Kaya生日快樂!看到Kaya照片裡面的車車,不免會心一笑,男孩真的就是會愛上車子,對不?三歲兒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我兒子最近常講出異常成熟的話,好像一夜之間長大了似的!
    Miranda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