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了,自己的blog

真的好久沒有回來這裡,大約已經又過了三週了吧。

上一篇是嚴陣以待應付亂流,三週後我總算是通過了,雖然眼前考驗還在。我們的生活在這三週中有了很大的改變。

首先是Febie的父母離開台灣,我們為了照顧他們的花園與Bagel,Febie每週固定帶著Kaya去過夜四晚,然後第二天接近中午再回來。我呢,一開始有跟著去,但接著家中第二件事來了!就是庭院工程的計畫,我必須要在家留守,因此就變成分成兩地。我的書房就在庭院旁,施工期間幾乎都打開著門,蚊蟲、木屑、塵埃、燥熱、化學藥品,好像在考驗我的體力與定力一樣。P1000265

然後剛好又是我趕工拼論文的階段,很不幸地,就在我處於內憂外患之際,論文寫到一半發生很基本的資料與文獻錯誤的問題,之前眼疾只能倚賴助理,我到真正動筆寫時,眼睛也比較可以多些使用,稍稍搜尋一下,竟馬上找出一些關鍵的文獻,幾乎傷到論文筋骨,我只好緊急喊停,馬上在極差的外部環境下找縫隙拼命趕補救之道,心情當然也非常差,非常自責,到了三天前才總算又調整回可以控制的範圍。

當初看到目前住的家時,最感興趣,也讓我最充滿期待幻想的就是把家裡的庭院弄成一個聯繫所有房間的中心,然後將所有的房間串成一個迴流的結構,過去兩年中我一直對這個改裝沒有把握,主要是並不了解我們家在這空間生活的習性,還有也不了解庭院的日照、空氣、聲音等物理條件,最後是對施工材料與施工的技術沒有足夠資訊與信心。這次趁本來要搬去忠誠路後來取消,還有Kaya開始會走路的刺激,一鼓作氣自己塗鴉設計找了幾組人來幫忙完成。經過一週多的混亂,到了上週三終於完成。尤其最後幾天真的快把也要同時趕工修補論文結構搖晃的我給逼瘋,因為油漆揮發讓我無處可逃,勉強在書房工作,吸了太多揮發物,身體很不舒服,那最後一個禮拜,幾乎每天都無法入眠,也有可能配合焦慮,總之,睡眠也受到嚴重影響,整個人陷入極度低潮。

不過,這工程一做完,我跟Febie都非常非常滿意,一切大致上都在自己當初設想的範圍內,過去的家平面上看像個E字型,現在則是有三分之二處於迴圈的の字型;過去從玄關進來後分成兩半,右邊是私的區域,左邊是公的區域,現在因為後面的庭院完成當初購屋時的夢想,變成了前半是暗的區域,後半是亮的區域。家裏一下子分割成四個有趣的象限,生活空間變得非常生動有趣,Febie、Kaya跟我在這個環境中好像一下變得更有活力!有空再來寫篇blog紀錄整個過程以及我對這個家空間的構想,簡單來講,我是在家中裝了一個日本建築的「緣側」。

現在油漆大致都退了,我也經過幾天的趕工,把論文的補救計畫弄出來。但本來分配給這論文寫作的時間拖延了,而且吃了本來分配給接下來計畫約10天的工作日,所以我現在還是很焦慮,這兩天又剛好助理也得了皰疹(跟我之前得帶狀皰疹可沒有關係ㄛ,我都在家透過網路工作,只可能傳遞電腦網路病毒),我的下一個deadline是19日,也就是只剩下一週,今天趁她開始恢復,緊急找來家裏搬些書籍來,然後我跟她說明前一篇論文的補救計畫,還有更重要的,未來一週要趕出初稿的下一篇論文寫作大綱(這一篇是跟Tokyo的cultural cluster有關,是設計與空間經濟的課題),需要她找的幾大塊資料。

明天還有跟M討論合寫關於液晶顯示的論文,這一塊寫作計畫是由M來主打,但我的參與還是蠻深的,雖然壓力小些,但因為會延續到我未來研究的方向,還有關係到理論發展的延展性,我還是需要相當的投入。如果這第二篇論文再往後推,就又要頂到這第三篇論文了,何況我還有年底東京的研究調查要規劃,日子還是過得戰戰兢兢地。所以,這篇補上這三週發生什麼事的blog該這樣簡單紀錄一下結束了。

這陣子因為忙碌,我更是鎖緊生活,連新聞都沒有看,只拼了命想要在混亂中把自己的腳步踏好,昨天才知道南台灣原來水災那麼嚴重,真的很難過,希望這一切快點過去,恢復正常的日子,包括那些無辜受害者的親友,能夠從苦難中找到活下去的意義與意志。

再紀錄點生活的其他來結束。

我的左眼並沒有因為上次手術而有明顯好轉,我知道已經超出一個月了,但希望再給點時間,滿兩個月再去回診。最近趕工多,我也有些怕怕的,右眼的模糊狀況又重了些,所以經常會兩眼昏花,但都還在堪用的狀態,我看稍稍不行就快閉眼休息,應該不會有「提前球季結束」的隱憂(王建民眼看要拉高恢復又一下子墜落停擺的曲線讓我很緊張,之前也是在完全沒預期下一路壞下去,然後在以為要恢復之際又急轉直下,現在的我完全沒有能力接受再來一次surprise)。

我有一週的時間都關在家裏,工地吵、空氣、噪音各方面都很惡劣,然後焦慮一起來睡眠不好,精神很差,那時幾乎覺得又要生病了,還好之前兩個月的健身計畫有打些底,工程結束後幾天休息,還是恢復到不用上診所的程度。我最近逼自己每天都要去運動中心游泳跑步,最起碼三十分鐘,最近連Febie也一起拉進來,我自己體重、體能、呼吸、腰間的問題都好多了,這是確實在恢復的跡象,是正面的好消息。

Kaya成長很快,跟我的互動越來越親密,真讓人覺得窩心,他是我這充滿挫折的幾週來最大的支柱。寫完這則blog,我有可能又要消失一陣子,實在沒有辦法,我只能保留有限的眼力與體力精準地focus在工作上,才能在低生產力下到年底前回補完我過去一年多快兩年間落後的研究進度,但who knows,說不定經過這陣子內外環境的調整,我可以找到更佳的工作/生活韻律出來,總之,走著瞧囉!

0 thoughts on “久違了,自己的blo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