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週末感」找回來

通常週五晚是我很自然想要寫點自我檢討文字的時候,這個禮拜大概週二晚寫了一則,所以跟著順延。講起來有點滑稽,我一直嚮往一種「有平日與週末韻律的日子」。起碼這個在中研院工作的我,長期以來沒有上下班、平日週末,寒暑假的差別在過日子,幾乎整天除了睡覺都處於「工作」的精神繃緊狀態,腦袋幾乎隨時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想研究。Photo 26

當然,大概對許多「創意階級」來講,本來工作與休閒就很難分別,如果工作成了娛樂,娛樂就是工作,那究竟哪一邊贏面比較大?我經過一年半來的一連串災難,尤其到帶狀皰疹整整臥床一個月的期間,有點真的想清楚了,這正是陷阱所在,一種「創意階級」的職業病灶。OK,先不要推給不相干的其他人,我學到的是maybe所謂「休閒」(leisure)與「休息」(rest)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是的,leisure可以變成productive,但leisure一旦變成productive,它作為rest的成份就變得稀薄,更糟糕的是,leisure作為一種「擬似休息」的經驗讓我蒙蔽了自己「幾乎很少休息」的事實。

為什麼講到這裡?我要說的是,我現在有意識地給自己設定目標,重新學習透過將週末填充更多的rest來建立自己身體的週期性。像這個週末,一早問Febie想吃點什麼當早餐?提醒她,今天是週末,然後她說New York Bagel。我想,好就這麼辦,我的plan就是去搭內湖線捷運,到西湖站旁的NYB用早餐。用回餐後,我們在捷運站上幾乎隨機看哪個方向車來就坐,轉到南港展覽場,收到日本來一位工設教授Robin Huang的電話,隨性約在信義誠品,我們閒聊了兩個小時道別,在誠品裡逛了一層才回家,晚上陪Febie一起看了赤壁2,然後我開電腦寫則blog就要去睡覺。

這講起來實在很平常,甚至蠻無聊,但重要的是心理內在的過程,我真的難得隨性,也沒有像以往還要帶書、帶電腦、然後一直有種工作時間流逝幾小時的焦慮,也不再放縱自己在路上隨便看到聊到什麼就立即進入手頭研究的沉思。今天我「浪費」了一整個週六,但覺得好痛快(只差沒有去游泳池游個幾圈好好善待身體,否則就更完美了),好像這才第一次真的征服收復了週末一樣。

現在的我工作效率很差,但因為這樣,照過去的我,必然會在週五晚更加焦慮,再怎麼說都要用週末去給它「填補」回來。但現在的我,計算公式改了,平日盡力了,就算沒有什麼進度,如果要讓下週還可以起碼有辦法一樣地盡力,就更需要在週末full rest給他恢復元氣,如果我相反地,到了週末還在成天想工作,那我只會在下一週折磨認真盡力的我,然後因此,只會堆疊出更高的焦慮。惡性循環!正因為在中研院工作,警惕用心維持每一小時、每一天、每一週、每一年的有鬆有緊的週期感就更加重要,否則對我這個人而言根本就是個自殺性的工作。

好,廢話不多,寫點這週的紀錄。

因為上週末的家庭小泡沫,我的精神狀態到週二一直不好,這兩天我基本上都放在IC的論文書寫上,但沒有太高的效率。週三開始,我主要在準備週五下午的兩個討論,一個是跟M合寫的LCD產業論文,經過上個月的閱讀與討論,週五有很不錯的進展,我對最後會弄成怎樣的論文蠻期待的,我也很高興可以透過合寫論文讓M有打破自己過去慣性,找到突破出口的機會;另一個是一個文化產業與經濟空間的team,她們(助理Z與博士後Y)是在幫我的忙,讓我可以在七月底前進入八月上旬可以集中寫作另一篇論文的熱身狀態。我們讀的是Lash與Urry的《Economies of Signs and Space》,其實算起來只有兩天可以讀,所以讀起來很趕,加上Lash這教授非常「博學」英文本身不難讀,但牽涉的東西很廣,真的挺辛苦的。

但這短短兩天的閱讀經驗讓我覺得很久沒有的過癮,我這幾年來一直有幾塊分散的研究,我一直感覺得出來它們之間是具有一定的關聯,也有種內在的一致整合性(畢竟那是從我這個人一顆不太大的腦袋瓜子裡冒出來的東西),但就是不知道要怎樣將它們放在一起,Lash與Urry這本書讓我吃驚的是,竟然提供了一個把它們整合在一起的範本與靶子。對我而言是充滿創意刺激(範本),同時也充斥著歪說俗套(靶子)的閱讀經驗,這兩種「對手」的面貌對我來講都是正面的機會,可以找到接合研究的暗示啟發,也提供了批判與引以為戒的警惕。

這本書我還沒有完全看完,因此下週還要增加一些論文,然後把它解決掉。我眼睛剛開完刀,不敢給自己太大壓力,「只要有在前進就好」。這次開刀完後,不太像上次,首先是細微的小飛蚊上次一開始很多冒出來,這次真的少之又少;然後眼睛中的那個障礙物停留的時間變長了,照理講我應該會很挫折,但蔡醫師這次有先跟我預告,說一開始一段期間上方會有障礙物的感覺,所以我還蠻心平氣和的,會給一個月比較充分的時間來觀察。

今天我在誠品有看到好友明璁的書《物裡學》,我翻閱了一下,後來很夠義氣地買了本回家看(其實是我想看看,而我需要放大鏡的輔助才能輕鬆些讀,並且我有把握Febie應該會喜歡看)。我很驚訝這原來是非常light的一本書,我說的不是書的重量厚度,而是抒情的輕散文閱讀經驗,比起來我在思考(「社會」,而非「我」)跟物接觸的經驗上真的顯得硬了許多,讀起來通常都不會好消化,那種對感覺體貼雕琢的抒情文字也完全不是我可能寫得出來的。

明璁談物,但大部分都是以(公)物寄(私)情,雖然書名叫「物裡學」,但我學到更多的卻是更加認識到「明璁」這個人思慮與感情的纖細。最能夠顯露這種特性的,有趣但有點吊詭,是最後一篇將自己藏在「時鐘」之後書寫「李明璁」的那篇,他在刻意藏自己的地方反而最清楚地露了自己的餡,這個玩法機巧慧桀,而且「非常李明璁」。

明天週日我會花不少時間,幾乎一整個下午從12點多到6點在照顧Kaya(Febie真的很狠,X_X),我先跟自己宣佈放棄做些事情的念頭,免得自己又焦慮起來。正念,正念,是Febie製造了我跟寶貝兒子的to be美好的quality time。希望。

明天過後,下週,z開始正式上班,每個助理都不一樣,配合他們,我的工作習性與規律也會跟調整,我會花些心思在熱身摸索一個pattern出來。然後我會繼續「將論文寫作放在每天早上起床後最初三小時」的習慣養成,如果週日睡得好,那起碼週一與週二會在寫作上比上週更有效率。我會把跟M合寫論文的架構先弄出來,給自己做個紀錄。然後在經濟空間的研究準備上,放少些新增加的閱讀量,讓我可以專心集中跟Lash與Urry做好對話,把我跟他們「分享」與「分岐」的地方釐清楚,找出下自己刀的切入口。最後,上週運動不足,需要加強腰部肌肉,我現在不需要劇烈的運動,但上週真的少了些,要改進。以上,檢討完畢。

0 thoughts on “把「週末感」找回來

  1. 看到Jerry這樣反省與實踐,
    看到未來~
    很棒的分享,雖然出自於有點辛苦的過程,但那畢竟是活生生的。
    加油,JFK & us。
    ^______^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