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壞的日子更要看好

狀況繼續糟下去。椎間盤突出讓我無法久坐、久站,一開始只是大腿內側覺得有些麻麻的感覺,越來越擴散,現在整個身體左側幾乎都不對勁,腰際疼痛,大腿酸痛,一直延伸到腳底。因為痛,所以肌肉繃緊,因為繃緊,所以更痛。跑去看了醫師後,開了藥,止痛與鬆弛劑,我本來一直都有西藥止痛藥過敏的問題,從中學開始幾乎是一下子丕變,過世的大舅是醫師,每次幫我試一項藥,觀察做紀錄,這樣一路一直試下去,幾乎到了無藥可用的地步。DSC00035

我過敏的症狀是先臉部發癢,然後開始腫脹,環繞眼睛直到幾乎看不見,再嚴重就喉頭腫脹,最後壓迫到呼吸道無法呼吸。有次過敏症狀出現,舅舅幫我打了抗過敏的藥,結果連抗過敏都會過敏,那次差點就死了,當時還好正在醫院,幾乎一打完不到一分鐘就發作,已經準備好刀子,要從脖子切開,讓我呼吸道跳過脖子直接呼吸。還好再一劑藥發揮作用。舅舅幫我做了好多隨身卡片,到處放著,上面寫好所有過敏的藥,就怕我出事昏迷或一下子講不清楚,又來一次緊急狀況。我就這樣,在感冒、受傷都不能服用止痛藥下過了許多年,從中學一直到當兵、出國、回國,只能靠自己忍耐。【圖:兒子,老爹不能再糟,你因此只會更好!】

最近幾年再沒有出現過敏的狀況,舅舅走後我只能靠外面的醫師,有些醫師大概聽了我說不太相信,竟然還是用了止痛藥,事後跟我說沒有事,我也漸漸相信。這次椎間盤突出,醫師開的藥跟上次治療時的一樣,他說我對那止痛藥不會過敏,結果,過敏真的是件奇特的東西,這次又發生了(凡是combined effects,甚至於multiple trajectories,或許還可以加out of random proportion,特別多的現象越難科學地找到原因),而且有些特別,除了眼睛腫大外,腰部靠近膀胱的地帶也跟著腫脹,感覺像是打了麻醉藥般硬硬鼓鼓痲痲的,外表看似乎不特別明顯。跑回去給醫生看,本來要幫我打針抗過敏,我有之前恐怖的經驗(人無法呼吸會用盡全身的力量不自主地努力,結果就像電影大法師裡一樣,身體拱成像個橋,來回一直撞擊床面,就像著魔一樣),馬上喊停,不想冒那個風險。

紀錄一下我的輝煌紀錄,不能吃的止痛藥:

Ampicilin、Sulfa、Panadol、NSAID (如ilosone)、Aspilin。最近這次再加上:Acemetin。告訴我,還有什麼止痛藥還沒有試過,哈,快成今之神農了。

總之,我現在沒了止痛藥,全身更加疼痛,只能靠貼片、熱敷、護腰片來慢慢恢復。這點,我其實很習慣,這輩子幾乎都活在沒有止痛藥幫助中,只是精神狀況很不容易保持活力。本來週五下午中研院的演講一直期待去聽的,甚至最後一刻還想請資訊室助理幫我開個skype讓我在家看,後來想不要打攪人家還是放棄,乖乖在家躺著,再一次剛要衝刺一下便垮了。

我想起,從小我的身體就沒有好過,一直大病小病不斷,小時候的回憶很多是母親帶著我去看病、去找中醫調整體質,我現在看老媽幫忙照顧Kaya的樣子,大概可以想像當年我這長子剛出生後沒經驗的她慌張的樣子,幾乎已經到了神經質的地步,比較起來據說大弟出生後破了鄭家百年單傳的歷史紀錄,竟落得沒人理睬,放任哭到疝氣,不過他現在身體反而比我好太多。

我是個工作狂,對一些研究作業上要求的精度與廣度尤其龜毛,像最近把神經質的助理逼得快發瘋的文獻檢討就是。在我看,如果你可以說服我說我的要求(與自我要求)不是最起碼的基本功,那我就改變尺度,如果沒有辦法說服我,沒有辦法說服我自己,那就沒有其他路可走,只能照規矩來。再不然就坦白承認自己打混仗,那繼續用照理不該的標準過活就還起碼可以容忍,為了「混口飯吃」,或者,為了抄最「有效率的捷徑成功」,都可以理解,最重要的是,誠實還是上策。

以前幾乎整天一醒來就拼命工作,一直到半夜才在精神亢奮中想辦法睡著,這次去日本更是破釜沈舟,想說「趁年輕」給自己歸零,再給自己打個底,所以更是拼命,就這樣把自己本來就不好的身體折騰得更加脆弱,從日本回來後就幾乎沒有中斷過各種病痛,如果加上一直困擾的BPPV隨時會來突襲,我現在身體給自己的生活自由度其實只有很小的空間。看了大舅、二舅、四舅,我有時想,或許遺傳也是個基本的原因,或許性格上也是另一個(我不是專家不確定性格有多大範圍也是遺傳的一部分),我的個性真的是比較像母親這邊的傳統,大舅、二舅、四舅為何要那麼拼,我從自己內心裡打量其實是懂的。

這樣想自己的上一輩,然後回頭看在我旁邊爬來爬去很專心努力長大的Kaya,最近我反而覺得幸福,特別珍惜有Febie這個開朗的好老婆,有Kaya這個健康可愛的寶寶。Kaya如果少些遺傳我就好了,老爹這爛身子只能想千萬不要連累到Kaya以後也很難運動,身體也漸漸不好,我現在說實在想要身子好起來最大的動機是怕連累Kaya,當然也就連累到Febie。

有了小孩後,你開始會從上一代與下一代的三代輪迴中去理解「自己的邊界」。習慣用這樣的角度來理解因緣造業與輪迴的道理,在我看,這樣想,是從攝受想行識的個體心理學到緣法際會的社會心理學合乎內在邏輯的過渡,當然這是Jerry一個人非常任性的解讀。或許應該這樣說,Kaya與我,僅管理念上理解是個獨立的個體,但實際上從因果輪迴來看,Kaya的未來早就埋下一些根在我這老爹的過去,而我的過去則是受到父母那一代所造的業、所承襲的因果牽制。 因果循環放在這樣理解的輪迴中是看得最清楚的了,我們只是家族因果鍊中的一個點。

【圖:被全身疼痛與藥物過敏折騰得快「不成人形」的Jerry,整容前、整容後,真的差很多】Photo 25

父母的關係是如何深刻地影響到我個性的原型,我的許多「原始的恐懼」,那是我隨著長大經歷越來越清楚的事,從來不是觀念上想要認定個體是獨立的、因此「上一代是上一代,下一代是下一代」可以迴避的。佛經裡說的「業」,在我看來,真是個精彩的概念,它是practice、也是establishment、是habitus、也是achievement。「我」只是造業與受業無盡輪迴中的一個moment,是既open也是determined的moment。Structure(受業)與Agency(造業)間,Contingency(緣)與Necessity(法)間的社會學老問題,我想佛經裡起碼是很sincere地理解、並且試圖給一個周全的解釋。在這點「科學性」上,老實說,佛經比聖經更得我心。

好,又是個老問題,我老是扯到一些高度抽象的東西上去。

我的結論其實很簡單,要跟自己講:

盡管有這麼多「苦難」,但為了「回到過去」救救老媽、老爹,或者為了「回到未來」給Kaya多些幸福,我都應該保持給自己樂觀的「正念」,繼續愛自己、繼續愛老婆、繼續愛小孩,好好疼惜自己「一定已經做了不錯」的福報,造好的業,呵護好的緣,不急不緩認真走好每一天的First Step。

Kaya的老爹,加油!

0 thoughts on “看壞的日子更要看好

  1. Jerry, 再一次來給你加油! 身體的不適很容易磨損人的鬥志, 看到你在病中仍努力不懈, 真的讓我覺得自己也要更加努力.
    看你寫的過敏藥名, 我不是專家, 不過看你沒寫到ibuprofen, 不曉得你有沒有試過, 這種止痛藥在美國還滿普遍, 藥房就可以買到. 過去這段時間帶小孩出現的疼痛問題, 都是靠這撐下去…. 希望可以幫到你!

    Like

  2. 唉呦
    每次看你的blog真是一部災難片
    報憂多於報喜
    真是替你擔心
    這樣怎麼給Febie Kaya幸福呀
    我覺得你應該是長期運動不夠
    所以身體才會一直不好
    安排一下輕量運動吧
    要活就要動
    在家放DVD做做柔軟操都好
    請Febie督促你一下吧
    加油!
    Fiona

    Like

  3. Dear ML,
    謝謝,我下次會問問醫生你說的藥。
    Dear Fiona,
    我的問題是我一直在骨刺、眼疾的各種問題中受困,通常一下子就又陷入無法運動的狀態。需要運動是了解,如果說很和緩的運動,也不能說我沒有在做。市面上的DVD體操從來不和緩,我買過但太難了。總之,能夠動彈的範圍不大,但我會努力。其實,我越來越意識到一件事,那就是我從來沒有讓自己真的好好休息過,讓腦袋休息、讓身體休息,這或許才是問題所在。我需要一段真正的、夠長的休息,然後再慢慢加入恰當的運動。太急著要運動,然後做出我以為和緩但其實對我身體一點都不和緩的運動,也有可能是我的問題所在。我的問題應該是:性格上過度認真,過度努力。我的四舅剛走,我的一個很深的感想是,一定意義上,「浪漫」與「認真」是不能夠兩立的。浪漫又認真就會逼自己走上無法負荷的絕路。浪漫是要靠「散漫」、「不在乎」的本錢才能發揮。我需要學會放鬆,學會放空,讓自己真的可以休息,十多年來我沒有真的給自己放鬆休息過,到日本休假一年竟然是我壓力最大、最操的一年,這難怪反而會被誤解成是去玩瘋了。嗯,敦請Febie監督我運動也是個好辦法,但,我是家裏最積極鼓吹運動的人了。老婆年輕些就是這樣,這方面很難有個共識。人好像都要到來不及了才知道後悔,即便身旁就有個活生生的老公當借鏡。問題一個一個來解決吧,今天看一本腰痛的書收穫不少,知道治療到復健的過程有很多階段,我過早過急要運動,或者做些不恰當的運動,經常反而弄得自己一再惡化,我現在真的只能做極度和緩、根本不像運動的運動,然後希望可以慢慢進入到下一個階段,還有我有很多使用身體的習慣是錯誤的,坐、站、走,太多課要學,要養成好習慣,這是我現在在幫自己下的功課。我想健康的責任還是要自己負,督促老婆運動是為她好,他自己未來的健康還是要自己負責,我現在也學會了不要太有出於愛心的責任感。談太多請老婆要督促我的話,這樣一開始就給Febie太多跟她不相干的責任,也不公平。我對於自己可能不經意給老婆增加的壓力非常小心。我知道妳沒有這個意思。先生對要老婆的請求這要有些節制,知道分寸,我覺得挺重要的,否則一個人的壓力變成兩個人的壓力。Febie已經給我夠多的精神支持了,我覺得已經夠滿足、夠幸福了。我要對我自己的健康負起責任來。倒是,您要幫我一起來鼓勵Febie早睡早起運動嗎?歡迎!為了Febie未來不要像她老公一樣,她真的比我更需要鼓勵運動,起碼妳跟我都會更有成就感,我是說,讓Febie一直保持健康開朗下去這件事。 感謝提醒,晚安。 Jerry

    Like

  4. dear
    看來蠻苦難的
    如果止痛藥問題這麼多 又過敏症反應劇烈
    我想 開刀處理會好多了
    做過MRI了嗎
    是L234腰椎的哪一個突出
    開刀 插管中 可以試藥 比較安全
    且 術後可用非nsaid類止痛
    我想 比現在這樣一下下就不行 好多了
    我覺得
    jerry你太拼了 不顧現實的拼
    太急切 反而欲速則不達
    對嗎

    Like

  5. 路過醫師,
    骨科醫師給我看X光片,應該是由下往上數第二節左右,我也沒有很清楚,只知道很下面。
    謝謝你給我的資訊,我是應該要開始蒐集點資料。開刀對我總是一種威脅(這是非專業的無知臆測),因為我擔心手術中用藥會出現非預期的過敏,然後…..
    我現在先第一個願望就是讓蕁麻疹快點好起來,現在這樣,我連熱敷治療椎間盤突出的痛都沒有辦法,反而先會擴散蕁麻疹的範圍。
    Jerry

    Like

  6. dear jerry
    about 蕁麻疹 看照片應該還不至於到慢性的程度
    所以 吃點抗過敏藥應該三四天會好轉吧
    我看 你的致敏藥單上 沒有抗過敏藥
    應該可以 若蕁麻疹還沒好
    你去醫院 看看 這比較簡單
    蕁麻疹 發作期 熱敷確實會使局部嚴重化
    置於 椎間盤的問題
    如果只是x光片 的診斷是不足的
    依你所述的症狀 應該要有MRI才能有足夠的診斷與治療方針
    簡單說 你的症狀 可能是某一節椎間盤已經壓迫神經或脊髓
    如果超過某一個百分比
    止痛藥 或復健的療效都不好
    所以 MRI是判斷的基礎
    希望快好點 才不會阻擋你旺盛的心志活動

    Like

  7. Dear路過醫生,
    吃了兩天的抗組織胺藥,昏昏沉沉,臉部其實退得蠻快,跟過去一樣,一天後消失。但腰部的地方仍舊持續擴大,我開始懷疑這可能是三條線在交互作用,第一是椎間盤突出,可能需要MRI再做確認;第二是止痛藥過敏,主要是臉部的反應;第三,我懷疑是帶狀皰疹,因為這次有些奇怪,是從大腿內側感覺皮膚有微微灼熱感開始,而且整個連膀胱一帶腫脹,感覺像開刀前打過麻藥一樣,也是過去沒有的。這幾天吃了抗組織胺藥後,並沒有減退的跡象,一路從前方左側往後延伸到後面脊椎部,剛好半圈。紅色塊狀確實像蕁麻疹,但開始結疤卻更像帶狀皰疹,我猜可能這是位置剛好,也蠻深度的,壓迫到椎間盤一帶神經,甚至泌尿系統。這幾天越來越痛,簡直無法動彈,像一大片傷口泡在鹽水中刺痛,無法好好入眠。我明天會去皮膚科再看看。如果第三與第一互動成立,那我就要很小心傳染的問題,我現在已經盡量小心跟尤其小孩隔離。我想最近壓力太大、免疫力降低讓病毒趁虛而入。我會不會對抗過敏藥過敏,這點是我最擔心的,因為上次差點要了命的狀況就是大了一針抗過敏的藥,或者是類固醇?這也是我去就診最擔心的地方。關於MRI,我不知道這是需要到哪裡去檢驗,需要先醫師診斷嗎?我不是很喜歡去看病主動要求醫師該怎麼做的人,但有時太被動碰到不太積極的醫師就變成我的弱點。先給您些資訊,或許您可以給我點意見,幫助我做就診判斷。差不多不能再打了。感恩。
    Jerry

    Like

  8. 我自己整天帶一歲大的兒子
    天氣好時 傍晚就去附近騎騎單車
    兒子坐安全座椅放前面
    這是個可以讓心情愉快
    又和緩的運動
    幫我跟Febie說一下
    就-說-是-我-說-的
    我兒子的網頁在這:http://yctzeng.blogspot.com/
    看Kaya一天天健康長大
    你這老爸要加油呀
    不為自己也為Kaya
    你自己很知道悲慘生活的問題所在
    那就調整吧
    我一年前就建議你只教書不研究改成緩慢生活
    可是也沒用 不是嗎
    慢活不是罪 不是偷懶
    畢竟你也累了20年有吧
    饒了自己一命呀
    我覺得去當農夫
    會對你的身心更好
    你總是小轉灣
    其實應該要大轉彎才有救
    不過正難以矯枉呀
    謝謝你這麼熱情回應留言
    總之這麼多人關心您們一家
    真的要加油呀
    Fiona

    Like

  9. dear jerry
    關於幾個問題
    1.腰部至大腿的疼痛 如你所說 還有結疤 且是刺痛感 可能比較是帶狀皰疹 這個要先解決
    皮膚科醫師可能會開止痛藥與抗病毒藥 請提醒他一下
    若是帶狀皰疹 可能須與kaya減少接觸
    2.椎間盤突出
    如果你的症狀已經由腰部下延伸至大腿與腳趾
    且疼痛 麻木感
    一般都可以經由健保的方式 做MRI檢查
    所以 看診時要跟醫師說清楚並使與症狀
    並做一點點要求
    不同醫院 對於脊椎的處理 可能是不同科
    可能是 骨科 也可能是神經外科
    因此 如果你要去台安 要先問一下 他們的分科

    Like

  10. dear jerry
    透過網路我成為偶而會拜訪你跟Febie部落格的讀者,看到你敘述健康的情況,深受病痛是很惱人的。但是除了看醫生藥物治療外,你可以試著唱題祈求宿命轉換。池田先生指導:「治病重要的是要靠『奮戰之心』與『最好的治療』,以及『生命力』。雙管齊下,一定能恢復身體健康、一家更幸福和樂的生活喔http://www.twsgi.org.tw/forum.php?level1_id=7&level2_id=19&level3_id=567 有空你可以去連結網站看看喔。
    曾經是Febie小學同學(也許已忘記啦) ^_^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