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火車頭般動起來

一週又過去了。
這個禮拜我費了不少心血將家裡的照明徹底改善,家裡隨時都像大白天一樣,當然在房間移動時隨手關燈關空調就變成非常重要的習慣。照明改善後,眼睛的壓力是有減少一些,這讓我非常高興。Screen-capture-1

我試著用聽的來閱覽網路上資料,在英文的部分好像也比較習慣,雖然準備了比較舒服的耳機,但是依據繼文的忠告還是盡量學習不要使用耳機,因為久了聽力會跟著衰退。為了要壓過環境雜音,只好將音量放大些,這也就辛苦了Febie,頂多只能靠關門來降低點干擾,實在無法想像在研究室裡要怎樣聽論文而不干擾到別人。

經過一週來幾篇blog的中文寫作練習,我發覺Mac底下的OpenVanilla在智慧選字上還是跟自然輸入法差了一大截,沒有辦法,只好忍痛將中文輸入的部分工作移到window下來作業。在Mac版自然輸入法出現的夢想實現前,我只好將就點在Parallel下使用Window。

好消息是,反正我本來就是要練習閉著眼睛輸入中文,受到醜陋window傷害眼睛的「機會」已經小到不能再小了。哈!使用自然輸入法還有另外一個好處,就是它有同步發音的功能,這樣我閉眼打字時弄錯的機會更是有系統地減少。只是,Febie又多了一個需要忍受的噪音來源。抱歉啦,Febie跟Kaya。

這一週我也忙著安排下個月初前往日本東京的研究行程,停頓了幾乎一年,身心狀態裡裡外外都非常生疏,而且也有種莫名其妙的擔心,大概之前認識的日本朋友已經不太記得我了吧?同時之前日本人助理畢業了,重新找到助理在沒有默契下要如何隔空交代溝通事情也是一大挑戰。我把這次出差的壓力盡量放低,希望因此可以順利成功,給自己恢復點信心。

這個週末我去了兩趟一群年輕人舉辦的「搞互動設計工作坊」,本來找我去開場講點話,因為眼力問題,我轉而請老友詹幫個忙,以他的影響力其實比我更能幫得上忙。週四開幕,因為一點溝通聯繫上的誤差,詹幾乎是臨時趕到即席演講,這是我第一次聽他公開演講,很有趣的經驗,學到一些心得,算是難得額外收穫。

老朋友碰面離開現場聊了很多,第二天欲罷不能繼續到我家,加上找來ilya一起激盪想法,就這樣又聊到下午。很想做的事與實際上身體的疲態落差還真大。

週日上午終於逮到一點時間跑去會場看工作坊的實況,聽Danny跟我介紹,多吸收點刺激,但到了真正要發表前眼睛再也受不了,只好匆匆離開。週日的整個下午到晚上眼睛一直不舒服,果然還是有點超支使用,以後希望摸索得更準些,該休息前可以提前意識到。

這個禮拜中文、英文聽寫方式都做了些改善,經過一些摸索,找到用力的重心。家裡的環境也讓眼睛舒服許多,配了新眼鏡,雖然戴起來很不習慣,但總是有個可以努力的方向。研究行程又開始規劃,雖然可能生產力不會太高,但沒有個重新開始,恐怕只會越來越糟糕。

這一篇blog應該可以不需要再勞煩Febie幫我校定,只是整個過程「又醜又吵」的,好像開個燒炭烏煙瘴氣、轟隆作響的老蒸汽火車緩慢前進,看起來、聽起來挺忙,挺熱鬧的,但實際進展卻是令人無奈地有限,希望下週可以開始再快速滾動些,慢慢帶出信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