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的Daddy病了

Kaya的爹地感冒了。

從Febie羊水破裂開始,我就好像陷入長期失眠,回到家中後,還好有我媽媽與Febie媽媽分別幫我們煮了中晚餐,我們還有些餘裕可以迅速學習上手當小baby的父母,一週後我看比較進入狀況,便開始計畫做我已經等了好幾個月的事,正式回到研究室工作,我在很短時間內決定好助理,接著密集跟三位助理同時work on不同的研究出版工作,每天在家庭與職場間奔波,蠟燭兩頭燒的結果,一週後我開始有持續頭痛的狀況,然後是手腳痠痛,喉嚨痛,到了昨天晚上幾乎確定自己感冒了。DSC_0024

我開始固定使用自己的杯子,更加勤於洗手,找出之前為感冒的客人準備的口罩,Febie與Kaya需要我在旁邊幫忙,但我又要做好自我隔離。如果說我是在實驗男性版的「職業婦女」,確實可以因此體會到有了小孩後想當正格職業婦女的辛苦。講起來,我的情況還是在跟Febie充分而且高度默契的家庭生活中,碰到只專心工作,育兒與家務一概不碰的伴侶,恐怕戰役只會更加慘烈,體力消耗不打緊,精神上的挫敗鬱悶更是致命。

昨天下午我就開始躺平休息,知道自己狀況不妙。半夜起床打開電視,剛好看到王建民跑回本累時受傷,我關了電視,一方面高興他勝投往前推進,另一方面,有種同病相憐,一起休息吧的放鬆。今天早上再起床,感覺依然不妙,決定放棄去中研院工作的預定行程,附近診所看病,醫生說我身體太疲累繃緊,感冒開始加劇,不管會更嚴重。我拿了藥回家,在床頭準備好大瓶水、冰袋、體溫計、還在點的眼藥,準備抗戰。這一整天基本上就是一直睡覺,一直喝水。明天我想要到辦公室工作,今天要徹底休息。

醒來我開iMac,把之前拍的影片做些剪輯,然後回頭睡,一起床便再剪一點,就這樣斷斷續續竟也還弄出三個影片,一個是洋洋前天在家裡錄的台語歌唱童謠,一個是我們帶Kaya回家後第二次幫Kaya洗澡笨手笨腳的樣子,最後是一則Febie趁Kaya睡醒還不哭時逗他玩的影像。

Febie媽媽來家中煮好晚餐,我被Febie叫醒才知道她來了。用完餐後,拿起camcorder幫她拍點跟Kaya一起的影片,準備拿給紐西蘭的親人看。最近把Febie住在紐西蘭的妹妹與妹夫拉到Flickr與Youtube,媽媽每次來煮晚餐,休息時只要透過客廳的AppleTV就可以看到紐西蘭孫女們的樣子。我把影片放到Youtube上,她馬上就看得到,頗為驚訝。網路上剛好碰到妹婿David,請他看看新的影片。DSC_0005 2

Kaya昨天一整天哭個不停,我本來頗為擔心會不會被我感染,今天一整天他又恢復正常,睡得很沉,吃得很用力,一副健康寶寶的樣子,讓我放心不少。今早醫生也要我別太擔心,她說小朋友出生後四個月身上有媽咪的抗體,加上吃母奶,不會那麼脆弱。晚餐過後,我幫Kaya清了大便、換了尿布後餵他喝奶,這小傢伙最近越喝越上口,每次都要喝到快100cc,老爹的我看到兒子這麼生猛有力,真的比什麼都高興。

我可能睡太多了,想寫則blog再上床,結果寫多了些,一篇就當日記,另一篇切開放在View Points談點我這10個月來陪伴在Febie身旁走過懷孕生產與產後調理經歷的一些關於「拋開迷信禁忌、快樂迎接小生命」的感想。經過今天密集休息,我的狀況應該有些好轉,明天一早我想就到辦公室工作,希望6點就開始工作,然後12點前回到家,unload Febie一些負擔,搶些父子的quality time,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