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奶爸的一天

自從Kaya來到家裡後,生活自然變得非常忙碌,一開始接近混亂,但慢慢Febie跟我都摸出一些頭緒,也知道怎樣協調來「對付」小傢伙,可以說安定了許多,最大的挑戰應該是睡眠不足的問題吧。然後我開始安排規律的工作步調,一次聘用兩位兼職助理,三個助理一起弄,工作分配到研究的前段、中段、後段,兩三個研究一起進行,四五篇論文排班趕上進度。我的體力與眼力經過這一年來的折騰,遠遠大不如從前,加上照顧小孩失眠,身體開始感到沈重的壓力。

BTW,同時工作又育兒的女性被稱為「職業婦女」,那男性呢?我可能一時糊塗想不出來,那就自稱「職業奶爸」好了。如果不是我糊塗,那就是這社會藏到語言裡的性別不平等。好像「婦女」=「家務」;男性的情況反而要加了「奶」字才會讓他「家務化」。DSC_0130

今天是這些日子非常典型,也因此非常疲累的一天。一早四點多就起床,洗小朋友的衣服,洗小朋友的奶瓶並且消毒,溫熱一瓶奶水準備餵奶,然後幫Kaya清大小便、換尿布換衣服,餵奶接著拍背排氣,讓Kaya睡覺,準備出門上班的東西,大包小包弄上車。開車到中研院,中途買好早餐,進到辦公室還不到七點,邊用餐邊整理準備今天跟助理討論的東西。我只能靠這個短暫的空檔來專心弄研究。

助理陸續到達,10點先跟Andy討論一篇正在改寫resubmit的論文,11點接著所有助理會議,討論另一個研究的三個writing plans,最後說明再另一個8月後要積極展開研究的問題意識,然後確定每個助理知道他們之間工作將怎樣承接,開會結束精神體力已經非常疲累,時間接近一點。打電話回家詢問狀況,媽媽準備好中餐來給Febie,我跟她說要趕回家用餐,留些剩菜給我。

收到ilya電話,剛好在中研院找我一起用餐,改變計畫,邊用餐邊瞭解近況,給我看些好玩的東西,我眼力不好,看書有些辛苦,連對焦都蠻吃力的,只能大約翻翻。他跟我談的大約還是資訊社會學相關的話題,因為我的研究方式風險很高,我需要確定有可以被學圈認可的國外社會學期刊,然後從那裡評估還有個一定範圍的落點,否則很難再分神進入這領域,聽ilya聊幫我保持有個聯繫,還不錯。

回家路上開始頭痛,Amy約3點左右找我聊聊,因為之前就一直在找我,我想一鼓作氣看能否多少幫人家一點,體力有些耗盡,眼睛疼痛,我回到家就先熱敷然後躺平休息半小時。Amy到時,我正餵完Kaya奶,早上不在家,多少分擔點讓Febie可以喘口氣。大約談到五點多吧,Febie的媽中間到了幫我們煮晚餐。Amy離開時好像有點收穫,那就沒有白花時間,很好。我用餐,然後跟Febie一起幫Kaya洗澡,Febie邊看電視上Youtube的星光大道影片邊餵奶,我越來越頭痛,很怕感冒了,只好躲到臥室休息。我現在幾乎一天在中研院工作便需要一天在家放緩些工作,否則身體會受不了,當然Febie恐怕也要發瘋,還好我的工作性質可以藉著網路在家工作。

洗個澡約10點,把該清洗消毒的奶瓶弄好,把Febie擠出來的奶水裝袋放冰箱,把小鬼洗好的衣服掛上去曬,時間已經不早,趕緊上床睡覺。一直夢到Kaya與Febie,不斷醒來。Febie體貼,既然我們晚上已經分兩段分工,要我一個人到臥室睡覺。但看來我短期還沒有辦法,想想還是乾脆回三個人一起睡的嬰兒房,不知道怎樣,Febie與Kaya在旁邊我比較安心睡得著,雖然半夜要不斷被Kaya的哭聲吵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